梅陇夕阳红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失而复得“悲鸿马”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20年05月19号 09点 阅读 10085 评论4 点赞16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失而复得“悲鸿马”

(董伟宁)

上:徐悲鸿手笔勾勒两三条萌芽的柳条

  1979年春节过后,石化总厂开会传达贯彻中央领导讲话精神,全面复查“文革”冤假错案,后来才知道讲话的领导是胡耀邦。我工作了两年的热电厂“清查办”(清理“文革三种人”办公室)一夜之间更名为“复查办”。

  一天午餐时,崔伦元(热电厂上上下下都称他“老崔工”)端着打好的饭菜和平时一样坐到我对面。我又准备洗耳恭听他的“饭间古代诗词课”辅导。他满腹经纶、诲人不倦,常用午餐时间向我“灌输”格律诗的“平平仄仄仄平平……”或《菩萨蛮》《西江月》等词的格调韵律,还常吃着饭便摇头晃脑吟诵起来。这天他一反常态,神情凝重:“小董,我有几句重要的话跟你说。”旁边的人很“拎得清”,端着饭碗离开了。老崔工郑重其事从棉祆内袋里摸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纸:“这是我的申请。”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老崔工在杨树浦发电厂就是工程师,大跃进年代援建吴泾热电厂,老了还参加“千军万马战金山”,当时任热电厂副总工程师,是响当当的上海石化筹建时期的“十八罗汉”(十八位高工)之ー,始终以“无党派人士”身份报效国家,他申请什么啊?他说:“我估计,这件事少不了要你小董辛苦、跑腿。”我算有悟性,立刻懂了。前几天在筛选甄别复查对象时,提到过老崔工“文革”受到过冲击、抄家……“您放心,我会争取办您的案。”“金银细软无所谓,关键是那两幅徐悲鸿的画,徐悲鸿画的马。”老谁工苦笑着补充道。

  我真的把复查清理老崔工的“案子”争取到了手。乍暖还寒时节,我三天两头往返于石化城和南京路之间,经过华东电管局“复查办”的“资格审查”,我常常出没在南京东路181号电管局,爬上七楼,在有关人员的“监视”下,从造反派留下的堆积如山的《抄家物资登记表》里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崔伦元”。然后申请进入严加监管的“抄家物资封存室”。前前后后一个多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如获至宝,找到了老崔工被抄走的一些金银细软和徐悲鸿的两幅画。

  抄家物资交到老崔工手上那天“复查办”里很隆重。对那些我仔仔细细核实后找到的金银细软,老崔工不屑一顾,但捧着徐悲鸿的两幅画,却热泪盈,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半个小时:“这个轴不足三尺,徐悲鸿手笔勾勒两三条萌芽的柳枝,我们宜兴徐悲鸿的街坊邻居差不多家家都有。小董,我想把它送给你。悲鸿先生的这这幅画,是他最后一次离开宜兴老家返回上海时为他儿时的玩伴、我的父亲特意画的。那时,悲鸿先生在人生低谷……”我再次细细观赏那张未经装裱的约三尺的皱巴巴的宣纸画,悲鸿式的水墨骏马神态呆板,显得压抑……

  当然不可能“领情”老崔工的馈赠,但我永远忘不了老崔工紧紧握住我的手说的话:“谢谢党,谢谢组织,也谢谢你小董!”

 失而复得“悲鸿马”悲喜交加乃人生……

上:悲鸿式的水墨骏马神态呆板,显得压抑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点赞16 收藏 0 已推荐到 分享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6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评论字体大小调节: | |

4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