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绣人生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难忘红薯情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19年11月09号 07点 阅读 2048 评论3 点赞10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马能源

    现在的餐桌上,大肉大鱼美味佳肴油腻够了,红薯成了点缀。可我一直喜欢红薯,每次煮粥总要放几块,吃的时候喜欢把红薯捣成粥糊,稠稠的,甜甜的。这习惯是童年时代养成的。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困难时期,村民饿肚子,野菜挖光了,榆树皮剥光了,还有人吃风化了的石粉,并给石粉取了个很雅的名字叫“观音粉”,有祈求上天救苦救难的意思。春天红薯下种之后,谁家要是还能剩余几块红薯烧茶喝,就算富裕人家了。一大碗淡黄色的茶,下面沉着一两块金黄色的山芋,先喝几口汤润润饥肠,再喝几口汤才品出甜滋滋的味来,等喝剩了半碗,就把山芋捣碎,调成糊,用筷子挑着,慢慢地享用。这方法是父亲教的,他怕我们把山芋一口吞下去,既不解饥又不解馋。

    绝望之时,生产队得到上级许可,把河坎、围岸、墓地等称之为“十边地”的零星隙地分给社员种了。我家分到一段小河坎,离家一里远,父亲带我去这块地上栽红薯。河坎上长满了茅草,父亲在前边翻土,我在后边拾草,饿了就抓一把茅草根,到河里洗一洗,放在嘴里嚼,有点儿甜。没有肥料,父亲就挖河泥。河水齐膝深,筑两条坝拦着,在粪桶的上下两头扣两条粗长的绳,我站在坝这头,父亲站在坝那头,一手拉一根绳,“啪!哗——”很有节奏地把坝中间的水舀到坝外边去,直到舀干。黑色的河泥挑到坡上,一堆又一堆,等干后砸碎拉平,顺坡做成一行行的土埂,在土埂上栽下红薯,红薯的蔓苗筷子长,一半埋在土中。

    初夏,红薯栽下之后,恰逢天旱,太阳如火,河水干枯,栽下的山芋苗都被晒干了。我抱怨说,白忙一场,回家吧。父亲站在田头,沉默无语,苦难已压尽了他的叹息。他白天给队里干活,夜里趁月色从老远的池塘挑担水来,一棵苗一棵苗地浇下去。泥土贪得无厌,一瓢下去,吱——把水吸得无影无踪,连淡淡的痕迹都不肯留下。

    终于盼到下雨了,雨后竟然出现了生命的奇迹。红薯苗从埋在地下的半截短茎上钻出了几点绿色的芽,开始并不起眼,针尖般大小,僵着,喘息似的。几天之后,那绿色发亮,放大,变成心型的叶片,一片,两片……蔓的嫩红的头微微翘起向前延伸,悄悄的,你一转身,它似乎又长出了一节,不多久,整个河坎就盖上了翠绿的地毯,不见一点泥土的灰色了。

    从此我家的生活就有了改善,有了红薯蔓腌制的咸菜,有了红薯叶熬成的菜粥。到了秋天,薯块默默地在地下长大,宽大的田垄也包容不下了,被撑开一条条口子,露出羞红的脸来。那一年,我家的红薯贮满了地窖,一直吃到来年春天下种育苗的时候。父亲那一按一个小窝的双腿,渐渐消去了浮肿。这时整个家庭和村庄,又恢复了生机。

    红薯,伴我们度过了那个特殊年代。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点赞10 收藏 0 已推荐到 推荐到首页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0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3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