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的韵律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解放军两次救了我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24年05月28号 20点 阅读 10482 评论2 点赞19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解放军两次救了我

      1949年10月25日,我出生在奉贤奉城,父母为我取小名为“小华”,邻居有时会叫我“解放囡”。听我父母说,解放军两次救了我。

       我父亲早在上海解放前夕,就已经在为解放军筹粮了,解放后就继续在粮食部门工作。我母亲解放前,只断断续续上了四年初小,还有就是种地,逃难,艰难地活着,农村小学奇缺教师,我母亲上过四年学,在当时的乡下,也算是一个小知识分子了,在村民的盛情邀请下,也为了让农村孩子有学上,我母亲就成了乡村女教师。解放以后,母亲继续当教师,父母都忙于工作,加上母亲因营养不良奶水不多,我就和其他乡下女婴一样,米汤、菜汤、稀饭作为奶水的补充,喂饱了,就反锁在家。

      1950年2月6日,国民党对上海又一次进行大轰炸。一颗炸弹就落在我家屋顶,我母亲没命地急奔回家,屋角塌了,我躺着的床上也落满了砖块瓦片,却惊喜地发现,紧裹在襁褓里的我却毫发无损,看见妈妈就甜甜地傻笑。我妈一把抱起我,奔出摇摇欲坠的家……

      要不是解放军高炮部队及时反击,敌机仓皇投弹,命中率不高,也许那天我就一命呜呼了!那天奉城就被炸死了2人。

       第二次是我4岁那年,那时大人都忙,我和大我2岁的姐姐就住在奉城乡下母亲教书的学校里,当时还有解放军也住在学校。那天我和姐姐在学校里的荒地学种菜,妈妈在上课。不知怎的,姐姐手中的菜刀不小心碰在我右手上,中指无名指和小指都砍伤了,骨头都露出来了,我痛得大哭,姐姐也吓哭了,是炊事班的两名解放军战士及时奔过来,帮我简单清洗止血,并直接抱着我送奉城医院消毒缝针包扎。后来部队卫生员又给我换药,直到康复。医生说,要不是解放军救治及时得当,我的手就残疾了,如果感染得破伤风,小命都难保!

        至今我右手手指上还留下明显的伤疤,我记得当时妈妈告诉我,解放军叔叔救了你,不能忘!今年是上海解放75周年,我也75岁了,看着右手上的伤疤,我自然又想起了当年救我的解放军战士。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声明:以上内容仅用户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老小孩社区)观点,如有侵权或其他行为用户自己承担相关责任与本站无关。【举报文章】
点赞19 收藏 1 已推荐到 推送到圈子 分享
微信扫二维码分享

等19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评论字体大小调节: | |

精选留言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 泾绣人生2024-06-03 15:36:48

    真是难忘!赞!——吴敬仁

    举报

  • 杨克元2024-05-29 17:02:55

    新中国的同龄人,用亲身经历讲述解放军爱民护民故事,情节细腻,真实可信,让人感动。

    举报

    春的韵律 非常感谢杨克元老师的鼓励!我们最可爱的人两次救我,我永远难忘! 举报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