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思源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小说连载】遥远的白桦林(十二)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20年10月17号 05点 阅读 16109 评论8 点赞33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小说连载】遥远的白桦林(十二)

 

王雅萍

 

“喂人”和喂猪(之一)

 

 

       

 

       入冬了,北国的寒冬,冰封雪裹,气温总在零下三、四十度,河面可以开重型大卡。在风和日丽的时候,并感觉不到严冬的凛冽,白雪他们在山上干活,常常热得只穿件毛衣,但只要刮起风来,那风在脸上“嗤”一下,脸上便留下一块“白”。那块“白”意味着,这里的血液已经冻住了,须得用雪在那里不停地搓,直到把那块冻住的血液融化。如果不做这样的处理,那块“白”就要变黑,就要腐烂,麻烦就大了。这个道理,老乡们反复地告诫知青,但知青们并不怎么理解,脸冻“白”的时候,也是手最冷的时候,谁还愿意抓一把雪去搓脸啊,敷衍几下也就算了,常常脸上就留下一块黑。

       那天,白雪在小卖部看见柳条编的大框里装满了梨,一个个黑黢黢的,算是深咖啡色吧,虽然小了点,也没一点鲜嫩的感觉,但毕竟是梨,她已经快一年没尝到梨子的滋味了,象是馋虫要爬出来似的,“给我称两斤吧。”

       售货员在框里划拉了一下,十几个梨子“骨碌碌”地滚进称盘,发出“当啷当啷”的撞击声,白雪好奇,这梨子怎么象石头一般。直到拿到手里才发现,象玻璃瓶厚的冰紧紧地裹住一个个梨子,老乡们都叫它“冻梨蛋子”。

       白雪走出小卖部的时候,迎面碰上大宝,大宝从白雪捧着的纸袋里抓起一个冻梨蛋子就往嘴里塞,差点儿没让冰冻把嘴唇沾住,赶紧用手接着,试着用牙齿咬,牙咬得酸疼,冰冻上却连个印痕都没有。这时,连手都冻得拿不住冻梨了,“啪”的一声,滑落在地上,这下冻梨撞上冻地,谁也砸不烂谁,冻梨依然坚硬无比。

       “这怎么吃啊?”白雪和大宝都楞住了。

       老刘头正一瘸一瘸地走过来,“这几个傻孩子,你们是铁打的牙啊?”

       “刘大爷,那怎么吃啊······”

       “进屋,进屋吧。”恰巧在老刘头家门口,他们一起进了屋。

       刘大爷舀了一盆冷水,把一个冻梨蛋子放在桌上,其余全倒进了水里,“还得会儿呢,要把梨子里的冰茬子全拔出来才行······”于是他们在一起唠嗑。

       大宝和白雪都惦着他们从没吃过的冻梨蛋子,眼睛没离开过那个盆。看着象玻璃瓶那样的冰冻与梨子脱开了,不一会儿冻梨里面的冰又出来了,象一层薄薄的鸡蛋壳又包住了梨子,拿出来在桌上轻轻一磕,用手一剥,那冰茬子全掉了。这时候梨子皮倒是软乎的,用手轻轻一剥,整个儿就脱落了。梨子的囊还算白,他俩急不可耐地往嘴里送,甜甜的、酸酸的,鲜味十足,还有点象冰激凌呢,好吃极了······

       “好吃是吧,再给你们变个戏法。”老刘头又将搁在桌上的那个冻梨放在一个盆里,从暖壶里倒了些水进去,化冰的速度倒是比刚才快些,但梨子很快黑了,烂了······

       原来,刘大爷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用吃冻梨的方法给白雪和大宝进行防冻解冻知识最生动形象的讲解。正是在老乡们苦口婆心的教导下,知青们对这件事分外小心,每每外出干活,都用帽子围巾把脸蛋裹得严严实实。

       在食堂做饭的根妹要回沪探亲去,她请白雪在食堂帮她顶一阵。白雪并不擅长做饭,只是她直接找到她,她不好意思推脱,只能赶鸭子上架了。临走,她还关照白雪“现在,一批男劳力都上山打柈子去了,食堂吃饭人少,你可要省着用油,这些油,可要吃一年咯。”这些话竟象座右铭一样烙在白雪的心里了。

       在食堂做大师傅,最要紧的就是要做得一手好菜。白雪钻进地窖,看看有什么菜能做得好吃一点。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傻眼了,大伙儿对土豆正恶心着呢,白菜冻得象冰砣子一样,她想起吃冻梨的方法,能不能浸在凉水里拔一拔,把冰茬子全拔出来,也象冻梨在凉水中拔过一样变得那么爽口呢?她想象着,决定做一回实验。

       白雪还想着省油,舍不得起油锅。她看到食堂里还剩着块猪皮,便用猪皮里子的那些油往锅上一檫,随手把冻白菜扔到锅里一炒,舀上几瓢水,看看水里还飘上了油花,真是心满意足了。

       热腾腾的冻白菜汤出炉了,香喷喷的白面馒头出笼了,白雪满心欢喜地敲响了开饭的钟声。

       大伙也喜气洋洋地从这位新掌勺的手里接过饭菜,坐到饭桌旁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却传来大伙嘁嘁喳喳的议论“今天的汤是什么味啊?怎么这么难吃啊?”

       “我觉得象揩布汤。”这是徐晖的声音,如同一根针在白雪的心里扎了一下。

       “形容得准确无误,就是揩布汤。”有人附和,如同锤子在白雪心里击了一下。“以后要总吃揩布汤了,这饭怎么吃啊?”有人干脆把汤碗一推,撒了一桌,扬长而去,如同锥子戳着白雪的心,她的心在流血。

       接下来,便听到有人将满满一碗汤“哗”地一下倒在泔滘桶里,白雪的感觉就象有人直接将污秽往她脸上泼······

       这样的“哗”“哗”声连续不断,白雪断定没有人喝下她做的汤。

       她看见徐晖走过来,他的碗是空的,会不会直接倒在桌子底下了,白雪心里想。她往饭桌那边飘了一眼,倒没有这个迹象。

       他走到她跟前,依然笑嘻嘻的“白雪,你也太抠门了,冻白菜本来就不好吃,怎么的,也得起个油锅,会好吃一些······”他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得身后“哗啦啦”一阵响,原来大宝又喝醉了,把桌子上的酒瓶、碗筷、盘子全划拉到了地上,还醉醺醺地朝着白雪喊“谁让你······把根妹·······放走的······你,你怎么······代替得了······她······她······”

       白雪再也忍不住了,“谁象你们天天偷鸡吃鸡汤,当然不稀得吃冻白菜汤,当然感觉象揩布汤咯。爱吃不吃,我还不伺候了呢!”她将围裙、袖套往灶台上一扔,哭着冲出了食堂。

       徐晖赶紧追出去,向她道歉。

       这回,白雪说什么也不给徐晖那张“诚恳”脸的面子了,他脸上的诚恳是假的,他的心里龌龊着呢,说出来的话更龌龊,什么“揩布汤”,亏他想得出来,由他这么一说,人家还吃得下去吗?当然全都倒了,至于他一个屋的大宝,动不动就喝得烂醉,装疯卖傻耍酒疯更不用说了,反正都是一丘之貉······白雪狠狠地关上宿舍的门,把徐晖关在门外。

       徐晖只能转身回食堂,打算收拾被大宝弄得杯盘狼藉的残局。见知青大海正死拖硬拽着大宝向宿舍走来。

       “食堂里我都收拾好了,你不用去了。”徐晖见食堂的灯也灭了,大海顺手把食堂的钥匙给了徐晖。

       “你先安顿一下大宝,我去队长那儿,一会儿就回来。”

       “好吧,快去快回哦。”大海向徐晖努努嘴,意思是他治不了大宝,还指望徐晖呢。

       徐晖只能找队长去了,他倒不怕叫他掌勺,这对他来说真是小菜一碟,手拿把掐的事儿。只是队长看他是上山打柈子的好手,说什么也不放他进食堂。于是队长只好派个老乡进食堂帮忙了。

    注:图片源自网络

    (未完待续)

    点击右面链接可看: 【小说连载】遥远的白桦林(十一)(一)(十)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信纸作者:毛毛1943

点赞33 收藏 0 已推荐到 分享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33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评论字体大小调节: | |

8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 jinzonglin2020-10-20 09:55:22

    谢谢老师介绍分享!

    回复0举报

  • 老猫2020-10-17 17:34:14

    佳作!喜欢!

    回复0举报

  • 秋华2020-10-17 08:39:37

    佳作欣赏,谢谢老师精彩分享!

    回复0举报

  • 秋思梦景2020-10-17 07:23:11

    问候老师好!赞赏您的精彩佳作!祝您天天开心快乐!

    回复0举报

  • 小草2020-10-17 07:20:03

    冻梨、白菜汤也太难为这些知青孩子们了。我生在城市长在城市,沒有‘’青葱岁月‘’的体验,但老师的小说让我看到了当年知青的不易和艰辛。谢谢老师佳作分享!

    回复0举报

  • 冷艳2020-10-17 07:09:43

    谢谢老师佳作分享,问好老师!

    回复0举报

  • 光辉2020-10-17 06:56:45

    谢谢老师佳作分享。问好老师!

    回复0举报

  • 同泰2020-10-17 06:46:05

    冻梨蛋子,冻白菜汤,北国寒冬的故事,赞!

    回复0举报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