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惠麟笔名叶子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父爱就是一种期望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20年06月26号 06点 阅读 4053 评论14 点赞26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父爱就是一种期望

 

 

叶子

 

 

    “孩子,你入党了吗?”这是我到云南后,父亲来信中常常提到的话题,每每想到父亲的期望,我的心久久地不能平静。父爱像沉重的高山,父爱似深厚的大海,父爱如温馨的花朵,父爱就是和种期望,是激励,是鞭策。

    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了,同年父亲也出生了。渡过儿时贫困的乡村生活,不到十六岁的父亲只身在上海一家中药店当学徒,清水淡饭,柜台当床,兢兢业业地工作。目睹日本鬼子的侵略蹂躏,经历旧社会的黑暗统治,父亲更热爱新社会、热爱共产党。工作之余他热情地参加社会活动,在里弄宣传工作中发挥自己的作用。不久,师弟们先后入党提干,由于母亲的家庭历史,父亲始终不能如愿,他就把期望寄托在子女身上,鼓励我和弟弟都要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

    父亲为人严谨,沉默寡言,难得一笑,对我们十分严厉。从小任性执拗的我,没少挨父亲的责打,然而这是父亲“恨铁不成钢”的爱。他在我书桌上写下“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几个大字是对我的训言。严厉的父爱是珍贵的人生教诲,是浓厚亲情的体现!父亲身教多于言教,让我们知道为人做事的道理,鞭策我们从小养成自信自强自立。

    随着“一片红”,我和弟弟来到了云南西双版纳,正逢发生地震。狂风夹着暴雨呼啸而来,树木连根拔起,房屋一片片倒塌,傣家的乡亲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当时寨子里的几名党员,为了群众的安危,顾不得自己的家,带着我们几个上海知识青年,转辗在夜色中,支起一个个临时帐蓬,让傣家民众暂时居住。突然,一棵电杆被大风刮断,一段横档划过在一个党员身上,顿时显出一道口子,鲜血伴着雨水直流下来,他让我包扎后,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共产党员”再一次响彻在我的心灵中。

    不久,我调到了发电厂工作,跟着副县长老蔡深入在第一线工作,开山挖渠,填河筑坝,建设傣乡的第一个大型水力发电厂。我耳闻目睹老蔡和其他党员吃苦耐劳、以身作则的动人情景。建设中的发电厂工作十分艰苦,吃的是油渣烧的菜,喝的是黄泥水,住的是茅草棚,睡的竹排床,没有人叫一声苦,说一声累。老蔡对我说:“是共产党员,就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勇于奉献,多为国家、群众着想。”在我的面前展现着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

    在风雨摔打中,我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了发电厂的领导。父亲为我的成长高兴,也进一步用父爱激励我:“党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家里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激励我在困难面前挺直腰杆,为群众撑起一把温馨的伞!

    回到上海担任了纪委书记,父亲不时地提醒我:“你要经受金钱、权力的考验,保持红色不褪色,要堂堂正正做人,勤勤恳恳工作,做一名优秀的纪检干部。”二十多年的纪委工作,父亲的这句话成了我的工作原则,积极努力履行工作责职,先后被评为区的“优秀纪检干部”、“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党员”等荣誉。

    是父爱“为己正,对人诚,做事实”的勉励,鞭策着我为党的利益,群众的利益,秉公执纪,勤政廉洁,奉献自我。父亲严肃又慈祥的面容,就象床前静立的台灯,在漆黑清冷的夜晚,用有限的光采,照亮我的路途。父亲坚毅的身影,伴随我渡过风风雨雨,踏着坚实的步履不断前进。

     树叶一次次地发芽茁壮,又一次次地枯黄飘落。无情的岁月褪去了父亲的青春韶华,沧桑的年轮增添了父亲的道道皱纹。父亲老了,风尘磨蚀的容貌,更多了几绺白发,我为父亲壮志未酬感到惋惜。然而父亲却说:“人总要变老的,总要完成了人生的使命,无愧自己的过去才是真实的。”父亲渐瘦的肩膀,曾为我担当过多少的责任。

     夜深人静时,望着星空明月,我用心阅读父亲的眼眸,不时用自己成功的坐标寻找与父亲激励鞭策的距离。父爱沁入我的心腑,简短的话语透视出他质朴的胸怀,他给予我的比财富更宝贵,这就是做人的傲骨,智慧的源泉,对党的忠诚,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信纸作者:叶惠麟笔名叶子

点赞26 收藏 0 已推荐到 分享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26人点赞

本文作者

叶惠麟笔名叶子

退休的业余作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笔名叶子。

加好友
评论字体大小调节: | |

14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