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庙至爱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吃野味会出人命”古就有之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20年03月25号 16点 阅读 6861 评论14 点赞18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叶子

 

   近期《每周广播电视报》上,刊登了推理小说作家呼延云先生的文章《“吃野味闹出人命案”,古代就有》。

   呼先生用“虽然最终的‘破案’和‘抓捕真凶’还有待时日”的破案推理小说手法,针对“绝大多数专家认为,这种带来巨大灾难的病毒是那些在华南海鲜市场嗜吃野味的人们‘惹祸上身’的。”引出“喜欢吃野味,是我国饮食文化史上‘源远流长’的一种糟粕。造成此种怪癖的原因多种多样:有的人迷信吃了野生动物有滋阴壮阳的奇效,有的人认为野生动物的肉质比家畜更加鲜美可口,有的人用吃野生动物来炫富和显示自己的高贵……”“毋庸置疑,在我国古代的很多食谱和笔记中都记载着大量野味的烹饪方法,但与此同时,关于吃了野味猝发重病的记录也是不绝于书。”

我读过民国年间万牲园(北京动物园)园长,著名学者,动物学家夏元瑜,他从自身经验谈及吃野味的无用与危害,写过不少真实可信,并且触目惊心的文章。他写道:“我做了半世纪的动物标本,老虎、狮子、鹿等肉不知吃过多少——肉是剥皮之后的剩余物资——吃完之后什么效果都没见过。连吃了几天老虎肉,我也没增加一分的气力,(我养的)大狼狗吃了一整条的新鲜鹿鞭,也不见它有何异象,所以这些所谓的‘补’,我由于有过实际经验,一概不信。” “中国近代人以为百物之鞭皆是补品,真是荒谬至今。动物宰杀后或烧煮、或风干、或烘干的鞭和睾丸,已是枯死之物,和木乃伊一般,有何作用?!”

        夏元瑜还特别强调吃“野味”容易感染寄生虫病:“屠宰场的猪、牛、羊都要由兽医检疫过,猎取的野物可没人检验它,它们的寄生虫也最多,从前北美洲的熊多,有不少人全患了熊的寄生虫,吃草的野兽的口鼻附近和四肢内侧,也全易被旋毛虫寄生,卵囊受高温而不死。总之吃了野物的内脏,进补的目的未必能达到,而被寄生虫‘补’了去的机会却很多。”

         夏元瑜根据自己对动物学的研究,证实吃了患有病疾、肉脏带有细菌病毒的野生动物,无论在宰杀时,还是食用后,就很容易传染上疾病。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资源学院教授华育平也撰文写过:“灵长类动物、啮齿类动物、兔形目动物、有蹄类动物、鸟类等多种类野生动物与人的共患性疾病有100多种。如:狂犬病、结核、B病毒、鼠疫、炭疽、甲肝等。”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科普宣传处处长的赵胜利指出:人们食用的野生动物,大多生存环境不明,来源不明,卫生检疫部门又难以进行有效监控,许多疾病的病原体就在对野生动物的猎捕、运输、饲养、宰杀、贮存、加工和食用过程中扩散、传播。由于病体罕见,人吃野生动物染病后,要么诊断不清,要么难以治疗,甚至稀里糊涂丢了命——”

        我从事中医药历史文化工作,不仅读过李时珍《本草纲目》中“食野味有害”的警告,同时还读到过不少医药笔记中关于古人野味闹出人命案”的记录。乾隆辛未年春,乾隆皇帝南巡,有司在山顶建亭阁,以备皇上登临。“辟土而下,见一池址”,人们在开工建设时,发现池子里还有几条鱼,“其状似鲤而无目”,起初把它们养在水缸里,游泳自如,有两个嘴馋的石匠将它们煮食之,“肉似麻筋,毫无鱼味”。过了一会儿,两个石匠突然浑身浮肿!第二天,一个人“皮肤碎裂,黑血漂流而死”,另一个人求医及时,“亟以雄黄及祛病之药解之,毛孔皆出黄水,卧床者月余,仅得不死”,而头面部和身体表面皆作皲纹,宛若鱼鳞一般。

  有养鸭人,有一段时间发现每天放鸭下河后都会少一只。经养鸭人仔细观察,“忽见一物出自中流,头如斗大,色黄黑,两目炯然”。他不知此为何物,邀集村民们各携鱼叉前往,“其物复于水中昂首出,遽前击之,则已入矣”!多次捕捉没有办法,当地有位道源和尚说,现在正值冬天,河水很浅,此物的洞穴必藏在桥下的石头里,咱们索性用石灰灌之,看它出不出来!乡民们一听都纷纷说好,于是买了十数石石灰,用小船运到桥下,“齐倾于桥下所见处,石灰入水,顷刻溶化,水皆沸腾,热气冲天而起”。那怪物忍不住灼烧,自沸处蹿出,渔民们群举鱼叉攒戳之,将其杀死,捞上岸来,才发现是一条巨大的鳝鱼,“遍体金黄而背微黑,目光如镜,长及二寻”。有个胆子大的乞丐将其割而食之,无恙,于是将其截成十段,分给其他的乞丐,味道肥美异常,但吃鱼头的乞丐突然发烧并陷入昏迷,眼看就要不治而亡,多亏有个医生在附近及时用药,才算痊愈。

  清代薛福成在《庸笔记》中记载吃我国古代“五毒”之一壁虎差点闹出人命的案例,然而对于壁虎古代有些人偏好食之。“平湖县北有豆腐店伙,常食此物。”有一天,有个人抓到一条特大的壁虎,这伙计以往食用壁虎都要用豆腐皮卷起,这次看也不看,直接吞下。“一年后,渐觉消瘦无力,有江湖走方医见而惊问之,谓腹中必有动物。”伙计的妻子回忆说,难道是他一年前吃下的那只壁虎?医生于是将这伙计各窍闭塞,“仅留其口而倒悬之,咽喉周围搽以药粉,少顷,物从咽喉探出,急欲捉取,物既滑腻,一时不及措手,忽已缩入”。医生说这可难了,病人倒悬太久容易昏死,可是现在将他解下来,恐怕那壁虎就再也不肯出来了!家属们苦苦哀求,医生只好将更多药粉擦在伙计的咽喉部,“物再探出,立用铁钳夹住,众人围视,壁虎通身红色血艳”。围观的人们目瞪口呆,“皆知毒物之不可妄食也”。

       还有吃鳖进补遇上毒鳖的古代之事:有个素以贩鸡为业的人,一天,他担着一笼鸡外出贩卖,突遇大雨,避大树下。“忽闻橐然一声,有物自树巅坠下,视之鳖也,大如九寸盆,首尾皆伸出五六寸。”乡人将其捕置笼中,本来准备回家烹饪,谁知到家以后,发现笼鸡皆死,才意识到这只鳖有剧毒,遂将其埋了,而弃死鸡于地。第二天一早,他发现有黄鼠狼、野猫各一,死于鸡旁,原来它们都是夜里吃这些死鸡而中毒毙命的。

       有关医药书中讲到,作为野生动物的自然疫源,系病毒病菌寄生虫的宿主,是直接被人捕捉、运输、屠宰等,从而破坏了自然栖息环境,才给予这些寄生在野生动物身上的病毒带来了跨越物种传播的机会,如猴痘、埃博拉病毒、非典SARS冠状病毒,还有这次的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就是这样。而我们如今所食用的家禽家畜,是经过古人数代,甚至数十代的训养、医治,及其饲养食物的变化,改变其野外生存的自然疫源,而少有伤害人类的病毒病菌和寄生虫情况。

       保护野生动物,维护自然生态,不吃野生动物,让人类更健康!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信纸作者:叶惠麟笔名叶子

点赞18 收藏 0 已推荐到 分享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8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评论字体大小调节: | |

14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