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飞虹-张林凤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腌笃鲜”扯出的故事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19年09月11号 11点 阅读 2490 评论3 点赞7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腌笃鲜”扯出的故事

张林凤

 

   家人聚餐,这道腌笃鲜的汤,色泽醇厚,味道鲜美,众人青睐。因是自家兄弟姐妹,喝得肆无忌惮,砂锅里的汤被滗干,五花咸肉、鲜小排骨、时令春笋等,畏缩在锅底遭遇冷落。

   论说腌笃鲜,我认为最传神的是“笃”,“腌的”和“鲜的”,由于“笃”的左搀右持,煲成独特美味,还有其他什么字,能搭配出“腌笃鲜”这般叫法,令人怦然心动欲罢不能的?不能不说,腌笃鲜堪称可圈可点的中华美食。

   适逢阅读郝铭鉴先生的《萤火虫,你慢慢飞》一书,有论及腌笃鲜的。说是烹饪专家建议写成火旁加个笃,火是形符,和烹饪有关;笃是声符,仿佛能听到咕嘟咕嘟的声音;笃兼表意,表示做这道菜要持续专一,舍得花时间。可惜字库没收,估计难以推广。

   沪上人家爱食腌笃鲜,而“笃”似乎与沪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不?“笃定、笃悠悠、笃姗姗……”,有一次看书有句“走到弄堂笃底”,觉得很别扭,思忖“不就弄堂到底吗?为何要说“笃底”呢?

   我与“笃”闹别扭,似乎是蒙童期结下的“疙瘩”。常听见我妈与小伙伴淑芳妈探讨编织毛线裤,裤裆这块要放多少针数又如何收针,她们说成“笃裆”。“笃裆”?不甚明了的我,觉得难听;我长高了,裤子短了小了,我妈就加两个裤管,再搞个“笃裆”,还不是相同的布料,用现今的话形容,“笃裆”这块吸人眼球,令我难堪。

   为搞清“笃裆”是否是我妈她们的独创,请教“度娘”,结果“笃裆”未搜到,却意外发现“笃头布”一词,注释是“精装书脊上下各一段连结皮壳的布条,起牢固美观的作用”,这岂不与“笃裆”有异曲同工之妙?我顿悟。

  “笃”对于我的童年,还有多义项的作用,让我欢乐让我闯祸。

   家门口的弹格路上,我和小伙伴,双手抓着一根竹竿骑在胯下,做“骑马笃笃”的游戏,奔跑中念念有词:“笃、笃、笃,卖糖粥,三斤蒲桃四斤壳……”,竹竿在弹格路上有节律地弹出“笃、笃、笃”的呼应声。有一次,我与淑芳骑着竹竿,不觉奔跑到附近志丹路的上街沿上,一侧是清水悠悠的小河。我踩到淑芳的竹竿,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竹竿滚到了河里,我急忙用手中的竹竿去挑,但够不着。正逢有两个戴红领巾的男孩路过,想到弄堂里人们称呼片警为“民警同志”,我急呼“红领巾同志”,帮我竹竿捞上来好伐?他俩一人拽着河提上的树,抓紧前面那个的手,前面那个身体前倾,一手用竹竿把河里的这根拨到近处,用力向上一挑,竹竿就跳上了岸。“红领巾”走了,我竟未道声“谢谢!”懊悔了好一阵,这画面定格在记忆中。

    一根竹竿、一条弹格路、一首童谣,一次红领巾的出手相助,勾勒出童趣的一幅画面。还有难忘的那次“笃伊”。我与中娣恨恨地吵架,小桂英在旁起哄:“笃伊!笃伊!”恰巧地上有个小药瓶,我随手拾起就朝中娣的脸上“笃”过去,刹那间,中娣鼻梁上流血了。我惊呆了,桂英大呼小叫的,唤来中娣妈和我妈,她俩抱起中娣就往医院赶。妈没看我一眼,我委屈地放声大哭。妈回家后,对我的处罚是“理论教育”;我深知,这事如果发生在我哥身上,妈肯定会打得他呼天呛地的。

    隔天,中娣来找我,说她家搬场了,邀我去看看新搬的家。但见她,鼻梁上一块纱布被两条打×的橡皮膏粘着,很滑稽的。我俩尽释前嫌,合力搬一条长凳,十分钟走到她的新家。此时,我的理解是:中娣的鼻头“开花”,都是“笃”惹得祸。

    那么,是中华美食浸淫了“笃”的特质?抑或腌笃鲜衍生了“笃”的丰硕?您说呢……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点赞7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7人点赞

3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