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咖啡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一张汇款单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19年09月06号 08点 阅读 7598 评论8 点赞21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中午时分,我躺在沙发上看书。楼下的门铃响了,我从沙发上起身,嘀咕:“这几天没在网上买东西,没有快递呀”,边走边到门边,可视电话坏了,我拿起话筒问“谁啊?”,回答:“汇款!下楼来签字。”

      现在都用“微信”、“支付宝”或“银行卡”转帐,从邮局汇款多“老土”啊!谁寄钱给我?奇怪!我一面下楼,一面想,这位邮递员服务态度一点不好,还要劳驾我下楼,要不是“钱”我真不会下去签字呢。

      下楼开门,一位外地小伙子把笔递给我,笑着说“稿费”。我懵了一下,最近我没投过稿。我拿“汇款单”看,上面确实是我姓名、地址也正确。我签了字,说了声谢谢,就上楼了。

      回到客厅,我对老伴说,滑稽伐,我最近一段时间没投过稿,怎么报社寄来稿费。我一般都投“我们退休啦”这份周刋,以前报社免费为我寄报,最近三四个月信箱里没有这份报纸了,我也不足为惜。老伴说,上面有电话号码,你可以去打个电话问问。

      我拿起电话,拨了汇款单上的电话号码,对方是一位女士接听。我说:“我今天收到一张汇款单,不知是我哪篇文章被录用,请给我查一下行吗?”。她说:“可以,你报一下姓名”。我就报了姓名。

      她从电脑中查出并告诉我,那一篇文章叫《故乡是一种味道》,发表于6月4日。说老实话,这篇文章我投好后早已忘了。

      现在报社录用不录用,不会通知你,本人是不知道的。等到数月后,“汇款单”〔稿费〕寄来才知道文章被录用。

      我己有四篇文章在该报发表。第一篇是《怀念刻字的碗》,是事后绿亮老师告诉我才知道的;第二篇《铁路啊,铁路》是我拿到报纸,看到登出来才知道的;第三篇文章,是我拿到第三张“汇款单”〔稿费〕后才知道,但我没去问,所以至今也不知道是哪篇文章;这次是第四张“汇款单”〔稿费〕,因为我没有报纸,所以不知道是哪篇文章,就去问报社,编辑告诉我是《故乡是一种味道》。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感谢“我们退休啦”这张报纸!是她给了我鼓励,给了我笔耕不断动力,使我能把旅游、美食、生活小事、人生感悟、及对世间的看法写出来。

      文章人人都会写,许多事、许多地方大家都很熟悉,我写得并不好,但我敢写,我不怕出丑,所以逐渐得到一些人认可。

      在本篇结束时,我再次感谢,一直以来鼓励我的网友!有你们真好!

      下面附上我的《故乡是一种味道》文章,与网友分享。

 

                      《故乡是一种味道》

      从前,乡愁是一张邮票,如今,乡愁是一张火车票。南京是我的故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的童年是在那里度过的。退休后,每年我总要回去一次,踏踏那片热土、听听熟悉乡音、吃吃小时候的味道,看看记忆中的老房子……那种仿佛回到母亲怀抱的温暖,是一种说不出的踏实与快乐。人越到老年越会怀旧,特别是童年生活过的地方,那大概就是一种乡愁吧!

      故乡其实是一种气味,拿破仑说过,哪怕蒙上他的眼睛,凭借着嗅觉也可以回到他的故乡科西嘉岛,因为科西嘉岛上有一种植物,风里有这种植物独特的气味。肖霍洛夫在他的小说《静静的顿河》里也向我们展示了他特别发达的嗅觉,他描写了顿河河水的气味。他在他的小说卷首语里说,唉呀!静静的顿河,我们的父亲,顿河的气味,那是哥萨克草原的气味。

      我的故乡不是也有她特殊气味吗,南京人家里来客人了,必定会到街上去斩一盆鸭子〔盐水鸭或烤鸭〕。所以,小时候我最喜欢客人来家,或到亲戚家做客,这样可以吃到美味的鸭子了。满城的“鸭香”就是我家乡的味道,也因此成就了“鸭都”的美誉。

      每次回南京,我总要到明瓦廊“金宏兴鸭子店”去买“盐水鸭”,这是一家百年老店,店铺不大,但每天队伍排得很长。明瓦廊周边有很多鸭子店,就数这一家生意最火爆。

      上海超市卖的“南京雨润盐水鸭”、“南京桂花盐水鸭”、“金陵盐水鸭”……我碰都不碰,他们是大机器流水线生产出来的:鸭皮发白,鸭肉酥烂松散〔鸭骨都能咬得粉碎〕,而且腥味很重,有的咸得不能入口,有的淡而无味,实在难吃!

      “金宏兴”鸭子是用老汤卤出来的,不仅是瘦肉型的,而且鸭子肉质紧凑,没有一点腥味,鸭皮油光微黄,咸淡适中,口感鲜香无比,吃了还想吃,无愧是百年老店的鸭子。

      小时候,我常在天井玩耍,墙角青苔上爬着西瓜虫,长长的身躯,缓慢地爬行,我一触碰它,它就缩成球形,跌落在地上象只微型小西瓜,我推它滚来滚去很好玩。但一听到外面挑担的叫卖“蒸儿糕!蒸儿糕!”,我就拽着妈妈衣角,要买蒸儿糕吃。

      蒸儿糕,是以米粉为主料,中间放芝麻、白糖做馅。卖糕人一副担子,一头盛米粉,一头是小火锅,现做现卖。卖糕人用蚌壳来铲米粉,放入一只只做蒸儿糕的木模里,蒸糕速度很快,蒸熟一块不到一分钟。蒸儿糕香甜可口,非常好吃!有的买回家加糖、油冲泡。调成糊状,喂给小孩吃,南京小孩除了吃奶,差不多都是吃蒸儿糕长大的。

      这次回南京跑了好多街巷,想吃到“蒸儿糕”,向老南京人打听,据说“三七八巷”、“箍桶巷”、“老门东”可能有,我和老伴就朝那里跑,可跑断了腿也没有买到,因为利润太薄,没人做了,再下去要失传了。

      故乡是一种味道,她是由语言、环境、饮食、习俗混合而成的味道,这种味道扎根在基因中、流淌在血液里,她永远是我们乡愁的起缘。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信纸作者:林林总总

点赞21 收藏 0 已推荐到 推荐到首页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21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8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