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爱传承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闵行老街的大饼店(上海话)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19年08月12号 17点 阅读 10069 评论3 点赞10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闵行老街的大饼店(上海话)

(崔鸿生)

 

    阿拉弄堂口(后东街南北大街)有家点心店,专卖大饼油条。每天早上两点钟,有个胖胖的马师傅就开始发面了,噼哩叭啦噼哩叭啦的团面声,掼面声好响到半条弄堂。

    早上五点半,吱嘎的开门声响了,弄堂里的弹格路(鹅卵石路)上也响起了木拖鞋敲打地面的嘀督声。

    宁波阿姨来买“下饭”了。最早,胖胖的马师傅不晓道啥个是“下饭”。边上个顾客对依讲:“老马‘下饭’就是‘小菜’,依是来买两根油条回去蘸酱油当小菜过早饭咯。”马师傅讲:“小菜就是小菜,叫啥个‘下饭’!”顾客讲:“老马,隔你就不懂了,宁波人讲闲话漫有道理的。比如讲小姑娘叫‘小娘’,就相当有道理,阿里个小姑娘长大不当娘,没当娘前头先叫小娘,有啥个错!再讲吃小菜就是骗饭下去,那么小菜是‘下饭’对伐!宁波阿姨的先生勒了汽车公司上班,钞票多得来,人是小气小气的来,只买两根油条过早饭,大饼也不买一只。”

    宁波阿姨不欢喜用店里的稻草扎油条,怕龌龊,自己带了一双筷子来穿油条,没买到油条前欢喜敲筷子。敲筷子的声音一息没了。路上响起了木拖鞋的嘀督声,宁波阿姨唱着小调回去了。

    “他娘的,小山子的大饼油条买来了没有?老子要上班了!”弄堂头传来了大模子老山东的叫声。“你这么大声叫什么?半条街都能听到!”“老子今天要早出门拉货你知道不知道?”老山东对着老婆哇拉哇拉。伊拉个儿子小山子赤着脚噼哩叭啦地跑回来了。“爹,大饼油条来了!”“来来来,老子奖励你半根油条。”老山东搓了半根油条给儿子。

    一息,李家姆妈的女儿诗诗拖着木拖鞋慢吞吞地来了。诗诗的身体一直不好,瘦瘦的,听讲是月份不到生下来的。依穿着红短裤,一件用两块绢头做成的方领衫,脑后拖着两根死样怪气的小辫子,李家姆妈是个慢娘,对诗诗一直不好,啥个生活才喊依做,诗诗做人乖巧,大家才欢喜依。

    接下来,是广东老太太来了,依是一个老凶的小脚老太太,头后头扎了一个鬏,用黑网罩罩牢,是个不饶人的角色。依拉窗口一直挂着几只封干的山老虫(山老鼠),阿拉调皮的小家伙老欢喜拿弹弓打山老虫,搞得依用啥人也听不懂的广东爱话骂山门,阿拉小家伙就攻攻攻,嗡嗡嗡地对着依哇拉哇拉叫,弄得依气死。依个宝贝孙子每天喊要吃老虫冬瓜汤,还要放油条,侬看,广东老太太踮着个小脚来买油条了——

    天老亮了,小店门口传来了吵吵闹闹的声音,买大饼油条的人排起了长队。我开始出门买大饼油条了,我欢喜晚点出门排长队去买大饼油条。原因有二:一是让小朋友们晓道阿拉屋里今朝也吃大饼油条了;二是,我欢喜闻大饼油条的香味,还喜欢看老马师傅做大饼,老马师傅做大饼的动作好像白相杂技,几只面团勒了依手里一息变成金灿灿香喷喷的大饼。我问了依几个一直想着的问题:大饼上的芝麻阻啥不用黑芝麻?老马师傅讲:因为白芝麻比黑芝麻香,还有,白芝麻一烘变成金黄色老好看。我还问,侬个手伸到炉子里不会烫坏阀?老马师傅讲:我手伸进去前会弄一点冷水,还有么,我动作快。不过我手臂上的汗毛才没了,不相信你看看——

    没过多少日脚,老马师傅退休了,依拉儿子,戴眼镜的小马接班了。小马瘦得来,手臂像根芦柴棒,依抖抖获获个拿饼胚放到炉子里,常常将胚子落了煤炭上。所以,我看依做大饼心要吊到喉咙口,有个辰光我老想帮依去做。后来,小马搞了个技术革新,用一块打了小洞的可转动的圆铁板代替炉膛,将饼胚放在铁板上,放满了转过去烘,再放一批饼胚在另一面。这样做,小马师傅是便当了,可是烘出来的大饼没了炉膛上的火泥的香味。再后来,店里不用老面团发面了,改用发泡粉了。店里的师傅可以不要老早起来了,可是大饼又没了老面团的爱股酸香味。

    改革开放后,讲经济效益了,后东街的大饼店效益越来越差。1995年,闵行后东街拆迁了,老街的大饼店彻底关门了。没过多少日脚,外地人来了816车站旁边,闵行帽厂门口开了家夫妻老婆店,也做起了大饼油条,于是老街附近的闵行人又有了买大饼油条的地方。虽然讲依拉也用炉膛烘大饼,又加了糖和油酥,但是我总觉着没过去的老街大饼好吃。但不管那能讲,依个大饼还是比其它地方的大饼油条好吃,因为依多多少少还有点老街大饼店的味道。

    一日,我勒了大饼店门口,碰到了拿着拐杖棒的老马师傅。我和依讲起了老街的大饼。我讲现在的大饼没你唉个辰光做的好吃。尽管现在加了糖和油酥。我还常常跟我个小家伙讲起你马师傅做的大饼好吃来。

    老马叹了口气讲:过去用的是黑面粉,再讲现在的小麦才用化肥了,产量高了,味道就差了。再讲,现在才不用老面团了,没了皧种酸香味,还有吗,就是人的嘴巴也刁了,想吃更加好个了。我较关辰光不吃大饼油条了,今朝来买一副解解馋。

    老马师傅买好大饼油条,又叽里瓜拉和我讲了一息,挥挥手走了。我也买了一副大饼油条,望着撑着拐杖棒走了的老马师傅,我的耳朵旁边,我的眼门前好像又出现了小辰光闹猛的后东街的大饼油条店。

 

照片为2014年闵行帽厂门口的大饼店

 

照片为闵行后东街老照片

 

(照片由作者提供)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点赞10 收藏 0 已推荐到 推荐到首页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0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3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