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kids491056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喜好杨朔散文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19年08月12号 08点 阅读 6321 评论2 点赞5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喜好杨朔散文

 

                                 朱成坠

 

    青少年时代,喜好散文,是从杨朔开始的。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末期到六十年代中期,作家杨朔创作了大量的散文作品,对我影响特别深远的有那么几篇,《荔枝蜜》《雪浪花》《茶花赋》等。

    初中一年级的语文课本里,就收录了杨朔的散文。一年级上课本的第二篇课文就是《荔枝蜜》,一年级下课本的第二十六篇课文就是《雪浪花》。我在市北中学读书期间,曾经购买了周立波编选的19591961《散文特写选》,是19644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再次出版发行的,其中,收录了杨朔的《海市》《茶花赋》。但是,我阅读杨朔散文则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叶,从杨朔散文集《东风第一枝》中读到的。

    杨朔散文的最大特点,在于充满了歌颂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光明的激情,以物寓意,以事喻义,非常适合我那时的口味。如《荔枝蜜》一文,杨朔从从荔枝酿出的蜜汁说起,最后归结到赞颂小小的蜜蜂,从而,道出了一个真谛:“多可爱的小生灵啊!对人无所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却又多么高尚啊!”对于年少的我,产生了极为震撼的影响,绽发了我的“三观”嫩芽。再如《雪浪花》一文,杨朔运用海浪,比喻新时代的人,通过老泰山这个七十高龄的老人与一个美国人之间的遭遇,诠释了一个道理:人民是创造历史的主人,人民的江山是由人民创造的。文中结尾说道:“我觉得老泰山恰似一个浪花,跟无数浪花聚集到一起,形成这个时代的大浪潮,激扬飞溅,早已把旧日的江山变了个样儿,正在勤勤恳恳地创造着人民的江山。”这两篇文章都选自196112月出版发行的杨朔散文集《东风第一枝》,该书合计6.5万字,第一版首印10.7万册,很快销售一空。19641月,在北京印刷到第四次,这一次更加“畅销”,共计印刷20.1万册。

    在六十年代初期,杨朔散文,可以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当时文坛的很多名家,如冰心、曹禺、周立波等人纷纷撰文,盛赞杨朔的散文。《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解放日报》《文艺报》等各大报刊也纷纷刊登评论文章,给予杨朔散文高度的肯定。特别是19614月,《人民日报》第八版刊登了《樱花雨》一文,该文运用“以物喻人”的方式,把美军驻扎在日本的势力称之为风雨,把日本人民比喻成风雨中傲然独立的樱花,毛泽东读完这篇散文后,特意在标题旁边写道:“江青阅,好文章。阅后退毛。”这时的杨朔散文得到了伟大领袖毛泽东的高度肯定。

    但是,十年浩劫,却令杨朔遭遇了不公正的待遇。尤其是杨朔被划定为与丁玲、陈企霞是一伙的,对他的打击很大。杨朔多次被拉出去接受批判。在“自我检讨”里,杨朔说道:“我不应该用稿费买房子,无产阶级作家怎么能买房子呢?这是变修的表现,我受了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在检讨里,杨朔对于自己“精心”创作的散文,更是无情地予以“否定”。说:“我不是他们中的一个,不了解他们的思想感情 ,更无从体会他们的欢乐和痛苦。我胡乱地写了些东西,可笑啊,大半是概念的,缺乏生活,没有感情,在我的笔下侮辱了我所尊敬的人民。”19687月,杨朔请求上级允许他给毛主席写信,却被拒绝。83日,杨朔在家中吞服大量安眠药,终年55岁。一代散文大家,就这样诀别了人世,叫人极其心酸痛楚。

    动乱之后,杨朔得到了平反,杨朔散文重获新生,再度兴盛起来。在各大院校编篡的《散文选篇》和《现当代文学史》里,杨朔散文占据了重要位置,甚至,比冰心、巴金、魏巍、刘白羽、秦牧等很多散文名家的作品,所占的篇幅还要多。杨朔散文被单独作为一个章节来论述,可见在那个时候,杨朔散文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显要地位。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杨朔散文被大量选入大中学《语文》教科书里,《茶花赋》《荔枝蜜》等,成为大中学生背诵的范文。毫不夸张地说,70年代出生的学生对巴金的散文可能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对杨朔散文的印象绝对深刻。杨朔散文成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样板,形成了所谓“杨朔体”散文。即先写一个景物,然后以物喻人,或者托物言志,最后结尾有一个主题的升华。比如石头象征什么,河水象征什么。“杨朔模式”成为八十年代散文创作的一个“样板”。而这也就意味着,当一种写作方式成为“样板”时,必然会走向它的“反面”,作者和读者都会产生“审美疲劳”的逆反心理,力图寻找其它的写作方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至九十年代,特别是在新世纪,中国散文渐渐走出了“杨朔模式”。出现了“文化小品文”,如汪曾祺和贾平凹等人对生活闲情雅致的尝试;出现了所谓的“文化大散文”,如余秋雨、祝勇等人对历史的重新解读;更有甚者,在近些年来,“非虚构写作”成为一种“全新”的散文创作方式,力图对纷纭芜杂的当下进行开掘和把握;这就形成了改革开放后散文创作的三个主攻方向。“新散文”的成功表明,所谓的“杨朔模式”已经“落伍”了,不仅仅是“式微”的过程,而是逐步被“否定”的过程。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作家梁衡写了《论“杨朔模式”对散文创作的消极影响》一文,指出“杨朔模式”“本质是虚假的,是一个叫人忘记自我,为空头体系服务的假模式。”更有学者毫不留情地指出:“杨朔模式”就是“八股文”,应该彻底抛弃!

    我的看法与这些人有所不同,我认为,我们不能用倒脏水的方式,把脏水倒去,也把婴儿一起倒掉了。杨朔散文,在艺术上还是有着相当的独到之处。他的散文大多是千把字,特别“短小精悍”,平均每篇才3000多字。名篇《茶花赋》《荔枝蜜》,只有1600多字,《樱花雨》2200多字,最长的《世界之王》也不过3300多字。杨朔散文可以说“惜墨如金”,言简意赅。

    杨朔在给一位读者的回信中,透露了自己的写作特点:“我在写每篇文章时,总是拿着当诗一样写,我向来爱诗,特别是那些久经岁月磨练的古典诗章。”这可以说是解开了“阳朔散文”密码的总钥匙。人们归纳出杨朔散文的五个特点:寻求把散文写得诗一样的简洁;寻求散文结构的精严;寻求思想情感的耐人寻味;寻求“功夫在诗外”的主题升华;寻求整体性的玲珑剔透。

    我以为,杨朔散文,虽然有着浓厚的时代烙印,存在着一定的缺陷,但是,也不决是梁衡先生武断地斥责为“虚假模式”。杨朔写作时,态度是绝对认真与虔诚的,还是满怀激情地进行精心的创作的,那些散文名篇,还是有着极为感人的内涵的,我们绝对不能一棍子打死,全部驱逐出境。更何况,文章的写作,可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必,只许一种形式,仅允一类模式。我至今仍然是个忠实的杨粉,并不以为有什么可难为情的。

   杨朔原名杨毓瑨,1913年出生于山东蓬莱。26岁参加八路军,随军转战河北山西等地,从事文艺创作。解放战争时期,担任战地记者,新中国成立后,又随志愿军入朝采访,写出了描写抗美援朝的《三千里江山》的长篇小说。1956年,杨朔担任了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副秘书长、亚非团结组织副主席。从履历上来看,    杨朔可以说是一位清清白白的“革命家”,他真诚地歌颂新社会的正义、光明、美好,抨击帝国主义的黑暗、奴役、强权。杨朔在这方面创作的散文是实实在在的,因此,我们不能怀疑他进行创作时的“真诚性”,也不能认为他的风格与现在的风尚“不一样”,就完全否定杨朔散文的艺术性!

    作为杨朔散文的一个老粉丝,至今,我依然喜好杨朔散文,无怨无悔,着迷甚深。恐怕,这种喜好是不会改变了,直至带进天堂为止。

 

朱成坠

2019812日凌晨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信纸作者:小凌

点赞5 收藏 0 已推荐到 分享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5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评论字体大小调节: | |

2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 大海2019-08-13 21:08:21

    谢谢老师佳作分享!

    回复0举报

  • 彩云城2019-08-12 20:28:50

    我也喜好杨朔散文。语文教学观摩课上,我还作为《雪浪花》中的老泰山朗诵过。佳作。谢谢分享!

    回复0举报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