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陇夕阳红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当年曾是“土记者”

发表于2019年04月09号 09点 阅读 5359 评论8 点赞12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当年曾是“土记者”

------张立人

    社员同志们,梅陇公社广播站现在开始播送本地新闻……”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梅陇本地老百姓早中晚一日三次听到的常规广播内容。当年我们梅陇公社有线广播站自办新闻节目,播报材料的来源就是我们这些“土记者”实地采访的自家新闻。所谓“土记者”,实际上就是指那些不脱离农活、边劳动边采访的当地社员。公社有线广播站刚开始组建时,各生产大队选拔了一批青年知识分子组成新闻采访团体。当时正在农村广阔天地里锻炼的我,因为是村里唯一的老三届高中生,就被选送为那种撸起袖子干农活、拿起笔杆写文章的“土记者”。我们象征性地在公社广播站,参加了半天时间的新闻写作培训班就上岗了。工作职责是根据公社党委要求,做好本公社的宣传工作,向广播站投寄新闻稿件。内容都是描述社员学毛主席语录的情景、人们做好人好事的先进事迹“闹革命、大生产”的田地新闻……

    那个年代,家家户户都安装了一个有线广播小喇叭,大路上、田头里竖起的电线杆上也装有广播大喇叭。广播内容除了播报当地农村新闻,还转播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阿富根谈生产”和当时流行的像“大海航行靠舵手”之类的红歌及京剧“红灯记”等革命样板戏。

    那个年代,生产大队里的人们常可见到一位骑自行车、拿着采访本的腼腆的小伙子在乡村田间穿梭,还问东问西的了解情况,那个小伙就是我。我奔波在自己的老家一一行南生产大队采写新闻稿,当上了“土记者”。19697月,我写了一篇题为《青年团员带头搞积肥》我的新闻处女作,讲的是当时生产队的团干部发动村里的共青团员,大搞积肥运动的事迹。我把通讯稿投寄到公社广播站,大约过了三天,广播站在“本地新闻节目”中播出了稿子。此后,生产大队发生的些好人好事,都成为我采写的素材。

    成为广播站的通讯员后,在那个没有电视、少有电影、难见书报的年代里,我爱上了有线广播,爱上了广播通讯员这个职业。每到新闻节目播出时间,便专心蹲守着听节目,一来从广播上领领“市面”,二来听听别人怎样写稿子。村子里的一些先进典型人物成了我的写作对象,如“我们村里的好社员”“开河先锋”“养猪专业户”等。当时,我刚刚走进广阔的农村天地,新的生活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熟的是自己从小生长在农村吃五谷杂粮,识村俗民风;失落的是“十年寒窗梦落空”,出身在中医世家的我竟然没有继承父辈的家业,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当上了记者!一年中,公社广播站播了我写的十几篇稿子,我十分欣慰。我做“土记者”的那段时间,为了配合宣传毛泽东思想、春耕大生产、夏季双抢工作、计划生育等工作,我一边采写稿件,一边在农田里干活,忙碌而舒心。

    当“土记者”的这段经历,不仅是我人生的印记,也成了我想从事教师这个职业的源头。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农村的有线广播站,是我人生起点最重要的平台。直到如今,我写新闻稿的“旧业”一直没有终止过,特别是最近两年,我已给7家报刊杂志投了10多篇稿子有些还录用了,真的好开心。

 

点赞12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2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8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