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人家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雪 权 钱 (独幕话剧)沪上人家编剧

发表于2019年02月06号 18点 阅读 6950 评论16 点赞16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权 钱(独幕话剧)

            ——根据李银桥《走下神坛的毛泽东》一书改编

时间:  1951年冬,等时间

地点:毛泽东主席住所

人物:毛泽东  中共中央主席

      李银桥  毛泽东主席卫士长

      田云玉   毛泽东主席卫士

      卫兵一人

背景:毛泽东住所院子和房间,远处山峦叠嶂,雪天。

(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一卫士在扫雪,有鸟雀在唧唧喳喳的啁啾之声)

毛主席(披着大衣从屋里走到门口,望着漫天飘舞的飞雪):好雪,好雪,啊。瑞雪兆丰年嘛!

李银桥:主席请把大衣穿好,小心着凉。(上前去协助主席穿好大衣)

毛主席:(看到卫士扫雪,一惊,急忙大声叫喊着劝住)停停停,莫扫雪,莫扫雪。这路是你扫过的吧?

卫士:是主席。我在黎明时已经扫过两次了。

毛主席:我的同志哟,一次你也莫要扫嘛,快把扫把扔了,快扔了扫把!她的伤口刚刚愈合,你就忍心又割上一刀?(听到主席的话,卫士愣住了。)

李银桥:主席叫你莫扫,你就莫扫,没有你事,去吧!

(卫士急忙,扔掉扫把)

卫士:是!(下)

毛主席:银桥啊,你看看。大雪洁白无垠,没有沾染一丝灰尘,我们共产党人,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要像大雪那样,进城后做到一尘不染,洁白无瑕,这不容易哟。(毛主席望着洁白的雪地和被冰雪笼罩着的远山,深思着。)

李银桥:主席,你说的我明白。

毛主席:(舒展着身子,大口呼吸着)这下雪天的空气有多新鲜。

李银桥:嗯,是的,主席。

毛主席:(脚,刚伸向雪地,又缩了回来,稍许,才小心翼翼地,伸脚走上雪地,走了十几步,李银桥跟在主席后面,主席背着手望着远山雪景,背诗词)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李银桥:(鼓掌)主席,好诗,好诗!

毛主席:(略有思索)银桥啊,在我们还没进城之前,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为了防止,出现像李自成似地革命还没成功,就开始滋生贪图享乐的封建主义腐朽思想,这难道只有封建主义才有?我看我们党内就有。为了防止进城后资产阶级对我党的引诱诱惑利用,我在会议上再三告诫全党同志,尤其是党的领导干部,在胜利面前,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务必使同志们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这两个务必有的人当作耳边风,进城后就犯了严重的错误,值得深思哟。(心很重)

李银桥:主席,您说的对。

毛主席:当时我建议大家去读一读郭沫若同志写的《甲申三百年祭》这篇文章,要好好地认真地去读一读这篇文章,吸取其教训,反思一下,才能理解认清当前的形势。可是我们有的同志就偏偏不愿意这样想,认为革命成功了,该应该轮到我享福了。这种小农思想和历史上的历代农民起义有何两样?!我们共产党人是马列主义者,是共产主义者,胸怀大志,革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解放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是为人民谋福利的,否则我们如何对得起成千上百万为了革命事业、共产主义牺牲了的烈士?!进城,赶考,考得好坏,关系到党今后的前途,今后的生死存亡的问题哟。

上图,为郭沫若照片

李银桥:主席,我知道。

毛主席:多吃多占,倚老卖老,看起来事小,有的同志不以为然,老子革命,吃点捞点也不算啥,如果都这样想,那还了得,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防止腐败要从细,从杜防渐微抓起。

李银桥:主席,您说的很对。

毛主席:现在刚一进城,从农村到城市条件改变了,思想也就变啰。有些人忘了根本,花起钱来大手大脚,改变了以往深入群众作调查研究的好作风,喜欢高高在上,脱离群众,坐在办公室里瞎指挥,拍脑袋办事,制定的政策利己,不利与民,官僚主义,自私自利害死人哎!

李银桥:嗯,难怪主席要开展“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了。

毛主席:是啊,刘青山、张子善,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要作深刻的反思哟,与错误路线思想的斗争,这样看来是长期的,不是一时一事的,我们都得重视。你看看这雪地多白,我们不能玷污她。

李银桥:是的。

毛主席:(看着白雪,沉思着。忽然主席转过身来,对着李银桥严肃地责问道)银桥,你贪污了没有?!

李银桥(一愣)没有。主席,我没有啊!

毛主席:(点头)那就好,你来的时候像雪,以后也要保持。反腐蚀,不要被糖衣炮弹打中。不但自己不贪污,还要身体力行,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我们的国家还很穷,我们领导干部更得带头艰苦朴素,来创业,来为人民谋福利,带领人民群众建设好新中国。

李银桥:主席,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保持警惕,严格要求自己。

毛主席:这就对啰,谁叫你是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嘛!银桥,你喜欢雪吗?

李银桥:主席,我喜欢。

毛主席:农民喜欢雪,瑞雪兆丰年。害虫不喜欢雪,一下雪苍蝇就没了。我也喜欢雪,我们都喜欢雪。

卫士(匆匆上):报告主席,有您一封信。

毛主席:哦,好,拿来!(接过信)

李银桥:主席,我们还是回屋里去吧!

(毛主席同李银桥回到屋子里,卫士交信后下。屋里李银桥拿过主席手里的信,扯开来看信)

李银桥:主席,这是张瑞岐同志写给你的信。

毛主席:哦,是他写信来了?赶快说说信里他说了点啥?

李银桥:主席,好的。(仔细看信)

毛主席:老张同志,不简单,他是陕北入伍的战士,在陕北时期,他一直在警卫排工作,年纪大了护送我进京后,就退伍回家乡,娶妻生子了。

李银桥:主席,老张说,他回家后有孩子遇到了经济困难了。

毛主席:哦,银桥啊,那赶紧用我工资里的钱寄给老张五百元钱吧!再写封信关心,问候他一下。

李银桥:主席,好的,我知道了。

卫士:(又匆匆拿信上)报告主席,又有您的一封信!

毛主席:小鬼,请进。

李银桥:(迎上去)把信给我吧。(结果卫士的信件,扯开看)

毛主席:又是什么信件啊?(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关切的)

李银桥:主席,您以前的警卫战士李二亭写信来,说家里有困难,正犯愁哩。

毛主席:那就同老张一样,麻烦你寄钱给他,代我向他问好!

李银桥:(进里屋从柜子里拿钱,一边在数钱,一边出来。把钱分成两份装进信封里,走到主席跟前)主席,请您,数一下钱。(把信封里的钱抽出来,递给主席)

毛主席:(接过牛皮纸袋,脸色一变,急忙一下子把纸袋摔到一边)拿开!交待了,你就办,谁叫你拿来的?我不摸钱,以后你要注意呢!

李银桥:主席,我知道了!

(歌声:《社会主义好》唱响起)

卫士:(匆匆上)报告,主席,有人在中南海,贴您的大字报。

毛主席:哦,大字报写的什么内容啊?

卫士:主席,我已经把大字报内容,抄下来了!

毛主席:哦,好啊,拿来看看。(卫士把纸条递给毛主席,主席看纸条念出声来)一登龙门声价十倍,田云玉哭哭啼啼要升两级。哈哈哈,好好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不到提级时嘛!

田云玉:(拿着枪磨磨蹭蹭,上,卫士从主席房间出来,朝他做了个怪相,敬礼而下)报告主席,警卫员田云玉前来换岗报到。

毛主席:(从房间出来)哦,是小田那,来得好,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

田云玉:(腼腆,低头,难为情)主席,俺对不起您,给您丢脸了。

毛主席:小田同志你可别这么想,家庭有困难,经济负担重,这也是事实嘛!我们应该正确对待嘛!人家提意见是对我们好嘛,是严格要求我们,不让我们犯错误,这是好事!我们应该正确对待。你们是我的警卫员嘛,谁叫我是主席,主席应该带头清廉,不搞特殊化嘛,是我连累了你们,谁教你们是我毛泽东的警卫员,人家眼睛都盯着我们看呢,我们必须以身作则,提意见贴我们大字报,是好事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说对吗?小田同志!

田云玉:(低头,抹眼泪)主席,俺不好,连累了主席!

毛主席:哎,小田同志,有思想认识是好事,男儿有泪不轻弹哟!莫哭,听话哦!

田云玉:(用衣袖,抹眼泪)嗯,主席。我不哭!

毛主席:(摸出手帕,递给小田)好好。小田啊,我准备从我的工资里拿钱出来给你发工资。你的工资就不要国家负担了吧,由我来负担!你看,给你多少钱合适?

田云玉:主席,这可使不得!俺不敢!

毛主席:那有啥不敢,了不得的事,你现在拿多少工资?

田云玉:43元。

毛主席:好,我给你60元钱可以了吗?

田云玉:主席,这......(高兴)主席谢谢您了!

毛主席:那好,就这样定了!

田云玉:(犹豫)主席,让俺再想想。(托着下巴,思想着)

毛主席:还要再想想?

田云玉:(忽一下子,站起来)主席,这不对啊?我拿了主席的工资,以后该不会算公家干部了吧?万一以后主席不在了.......那咱怎么办!

毛主席:噢?!

田云玉:这怎么行啊?主席,那样我不就成了您私人的人了?

毛主席:你考虑得很好啊,小田同志。哎,钱这个东西,是很讨厌的东西。可是我拿它没办法,现在谁拿它也没办法,列宁也没办法,现在总归得有。以前我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只有八元钱。到街上买过一次包子,那包子好吃极了。你们现在经常吃包子吧?有一次我坐火车去上海,坐火车的钱也没有,就问人家借钱去上海,结果在车上打瞌睡,一双鞋子丢了,到浦口下车才知道。正好碰到熟人,又借钱才买了鞋子车票,进了上海。钱就是那么讨厌,没有还不行。这样吧,小田,公家给你43元钱,我每月补贴你17元,这样既不影响你当公家干部,又不影响当我私人警卫,那不就行了!

田云玉:主席,您待俺太好了,俺不知道这样感谢您才好。(感动得抹眼泪)

毛主席:哎,小田那,男儿有泪不轻弹。莫哭,莫哭!(高声)银桥来啊!

李银桥:在,主席!(李银桥从屋内出来)

毛主席:银桥啊,你听我说,每月从我的工资里扣除17元给小田补贴家用,这事可别忘了!

李银桥:是,主席,好,我照办就是了!

(在《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歌声中徐徐落幕)

李银桥站在红色的大幕前。

李银桥:主席啊,主席。您把工资,稿费都补贴给了我们警卫战士和民主人士,您的儿女家属一点也没有分享到您一分一厘钱的好处。1964年我离开了您到天津去工作,有一年夏天我路过北京特意前来看您,您听说俺家乡遭了灾,硬是让秘书从您的稿费中拿出一千元钱帮助我,您不肯用一分一厘公家的钱,说那钱都是人民的,不可以私自占用一分一厘公家钱,否则那是在犯罪。我不肯收您的钱,您说,你拿去吧,可以解决一些困难。我说,不行,主席,我不缺钱,我不能要。主席说,怎么,你是要让我摸钱吧?主席装作要抓钱的样子。我说,不不,主席我要了,我自己来拿。您说:这就对了,你还记得我不摸钱,我讨厌钱。

(李银桥。默默地流着眼泪下)

 

剧终

 

 

 

 

点赞16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6人点赞

本文作者

沪上人家

热爱生活,爱好音乐文学艺术,健身百科。

加好友

16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