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我的恩师:小学语文老师

发表于2018年09月10号 10点 阅读 5165 评论0 点赞14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注:今天是教师节,谨以下文缅怀我的恩师俞老师

   我的童年生活是五彩缤纷的,在我的童年里流淌着纯真和甜美,特别是我的小学语文老师-俞老师总使我产生难以忘怀的留恋。记得1952年夏天,我随父母搬到上海市第一个工人新村(曹杨一村),两年后我就进入“曹村一小”人之初最重要的启蒙教育阶段。我的班主任是一位美丽而具有爱心的俞老师,教我们语文。当时,她二十五,六岁的年龄,是一位刚生完一对双胞胎女儿的母亲,身材适中,瓜子脸上长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高鼻子,两片薄薄而红润的小嘴唇,再加上一头乌黑光亮的短烫发,是一位人见人爱的小学女教师。俞老师上课时,她总以丰富的情感,创造出生动的情景,带领我们在人生与知识的海洋中遨游、探索,使我们懂得了读书与生活的乐趣。她的课具有磁铁般的吸引力,她的微笑透露着慈母般的温馨,我特别喜欢上她的语文课。俞老师的教学方式受到上级部门的重视,所以,俞老师的语文课经常采用公开课,让其它老师来观摩。受俞老师的影响,我的童年时代就喜欢阅读各类文学书籍,两年级时就能将“青春之歌”这本书似懂非懂读完,书中林道静的形象让我感动一辈子。我的作文也经常被俞老师作为范文在班级里朗读,记得四年级时,我的“一枝红蓝铅笔”的作文被俞老师推荐参加上海市及地区的作文比赛而获奖。由此,我被聘为当时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儿童节目“小喇叭”的通讯员。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电台的儿童节目“小喇叭”,吸引着与我同龄的人的喜爱。也许你们还记得这台节目的开始语“小喇叭开始广播了!”,小播音员纯真,甜美,标准的普通话就是由俞老师培养的我同班同学-“秋萍”所播,她至今还是我亲密的“发小”。我在学校里算得上是个好学生,但也是个很娇气的女孩,在一次班级干部选举中,我的选票最高,自认为应该当中队长,但俞老师却让我当中队旗手委员,我哭着拒绝接受。为之,俞老师将我带到办公室狠狠地批评教导我:“当学生干部只是为了更好地为同学服务,没有贵贱之分,从小要培养自己的奉献精神”。在俞老师的谆谆教导下,每次班级活动,我都认真地扛着队旗走在队伍的前面。在小学六年中,在俞老师的教导下,我们积极地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帮助孤老打扫卫生,走进工人家庭进行扫盲活动。在那个时代,小学生受得教育是德智体全面发展,六年的童年生活是我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年代。在俞老师慈母般的教导下,在同学们亲密无暇的相处中愉快地度过。

   1960年的夏天我小学毕业了,那个年代小学毕业后,学生如何进行再教育家长和学生基本上没有想法。但俞老师却非常重视,她根据学生的学习成绩,在学生填报志愿时,提出了很好的建议。由此,我们班级有两位同学考进了上音附中,一位同学考进了上海中学,近十位同学考进市,区重点中学,我也是其中的一位。俞老师在我人生路上给予的指引,使我在中学学习阶段进入好的学校,好的学习氛围让我终身受益。

   回忆我童年时代启蒙教育的点点滴滴,留给我最深刻的记忆,却是我的小学俞老师,教育育人可贵的品质和她对学生慈母般的爱是我人生路上的座右铭。由于俞老师的影响,我从小就立志当一名小学语文老师,但事与愿违,我学了理工专业,最终我干了一辈子的科研工作。

   俞老师在上世纪文化大革命中,由于家庭出身问题受到政治迫害。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与几个小学同学到住在静安区的俞老师家里看望她,这时她已瘫痪坐在轮椅上,头发全白了,美丽的俞老师已面目全非。俞老师问了我们每个人的情况,感到很欣慰。她却对我说:“你在科学院工作不错,但你当小学语文老师最合适了”,我明白她对我的期望,心中不由得哽咽。过不久俞老师就去世了,至今,每到教师节我想起俞老师还会流泪,对恩师俞老师的怀念是我一生的追忆,老师的一生:“捧着一颗心来,不带走半根草去......

 

点赞14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4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博主关闭了此篇博文评论功能。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