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醉苗寨|老小孩博文
hjs15000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痴醉苗寨

发表于2018年08月05号 18点 阅读 3930 评论3 点赞5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痴醉苗寨★
 



《痴醉苗寨》 凯里往东,苗岭腹地,青山连绵,绿水蜿蜒,犹如泼墨山水画廊。 画廊深处,雷公山下,白水河畔,坐落着中国的“苗都”——西江千户苗寨。 细雨霏霏,山路弯弯,车抵西江,时至中午,雨霁风止,山清谷幽。 牌楼前,立有告示牌,木质,彩色,清晰的导游图、西江千户苗寨简介赫赫在上:西江,是苗语“dlib jangi”的音译,最早叫“仙祥”,清朝时叫“鸡讲”,民国时改叫“西江”,后沿用至今;寨内现有1285户居民,故称“千户苗寨”,是国内最大的苗寨。 踏着芦笙的欢快,品着米酒的芳香,走过风雨廊桥,寻找概念中的苗寨:弯曲的小径、泥泞的山路、卵石的花街、黑色的木房、杉皮的屋檐、摇曳的桅灯、沉重的碓声、牧笛声中的归牛……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宽敞的街道,琳琅的商铺,加固与妆点了的河堤,清流上横跨的藤桥,游人们搔首弄姿的倩影,没有车影,没有喇叭,仿佛城市步行街。 与繁华都市步行街不同,这里没有林立的高楼,没有刺目的玻璃幕墙,没有遮天盖地的广告招牌,倒像郊野公园里的一个景区。临街木房,两至三层,一层商用,或售苗族银饰,或卖苗家刺绣,小吃店里豆腐鲜嫩、米酒飘香、酸汤鱼诱人。 虽说满街商铺,虽说人流如织,小街热闹并无喧闹,没有沿街小贩声嘶力竭地叫嚷,没有一丝高音喇叭刺耳烦心的聒噪。爽心的雅静,让人想起月光下葡萄架旁那一杯幽淡的香茗。 难道这就是西江苗寨? 初到西江,不识苗寨,有些失落。 石板小道,夹道芳草,落英缤纷,拾级而上,登上雷公山,四野眺望,心潮难平:苗寨规模之巨、气势之恢宏,令人震撼! 西江,与其说是村寨,不如说是森林,一片由吊脚木楼组成的森林!顺势看去,寨子坐落于河谷,四面群山环抱。白水河蜿蜒流淌,穿寨而过,将苗寨一分为二。两岸古宅满山遍野,青瓦飞檐,木楼吊角,随形就里,往上堆砌,各抱地势,勾联纠缠,层层叠叠,高高低低,迤迤逦逦,相互深入又自由伸展,相互通融又各怀私迷,一直垒到山顶。因岁月浸渍而泛出灰黑色泽的瓦片屋顶,在山间极有韵致地起起落落。如果阳光普照,暗红色的枫木板壁在夕阳照射下一片金黄。如遇蒙蒙细雨,青灰色的斜坡屋脊仿佛被披上灿灿的银粼。房前屋后,翠竹摇曳,酷似苗家女子临风而动裙裾处飘过的优雅,迷幻了行人的视线。 曲径通幽处,一座座吊脚楼散发着淡淡的木香,雕花的窗格,青黑色的土瓦,刻满图腾的墙壁……走进木楼,发出咯吱咯吱的清响,像一记记天籁之音敲打在心头,余音袅袅,绕梁回绝。廊柱或屋檐处,垂挂或横挂着成串的包谷,个大,粒壮,饱满,像金秋的骄阳,透出丰收的喜悦。 站在高高的雷公坪,俯瞰白水河—— 河水粼粼,绕寨而流,有廊桥凌波,有儿童戏水,这是杜甫的江村吗——“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再看,一河碧水款款西流。这是东坡的溪水吗——“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此情此景,领悟了世外桃源的诗意,理解了渔人误入桃花源的心情。那是走入恬静的山水画里,炊烟袅袅、泛舟小河、渔歌互答、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田园诗意;那是想大声呼喊,又怕打破宁静,想放足狂奔,又怕煞了风景,心潮澎湃之际又被无形的温柔抹平,疲累的身心一下子轻松飞舞起来的自由心情……  下到河边,穿过廊桥,沿河漫步。水中有人打闹嬉戏,溅起缤纷的浪花,水岸有贤惠妇人,浆洗衣衫,一件一件装了满篮。廊桥上,爱情男女相依相偎,听河水滔滔,饮清风习习,诉衷肠切切…… 黄昏,外出劳作的苗家人载歌载舞,带着满足的笑容归家了。热情大方的苗家阿妈、羞涩纯真的苗家阿妹、豪迈爽朗的阿哥忙活着。不多时,地道的苗家饭菜摆满一桌:独特的苗王鱼、不知名的野菜、醇厚的米酒……苗家阿妹唱起祝酒歌,一牛角米酒,款款送上,饮罢,漫卷衣袖,轻摆罗裙,回眸一笑,盈盈而坐。苗家阿哥举起满荡荡的一碗米酒,一声唱诺,一饮而尽,随手擦干嘴边的酒渍,发出爽朗的笑声……   夜幕欲临,青山氤氲,就像俊俏的苗家少女搭上了一张朦胧的纱巾。虽是朦胧,但溪谷两岸山坡上的苗家木楼,却是依稀可辨:横亘蜿蜒,梯次而上,一幢一幢比肩相偎。须臾,并未完全天黑的山寨里,6000千盏橘黄色马灯渐次亮起,像漫天的星星瞬间洒落人间。 此时此刻,苗寨定在说悄悄话;此时此刻,苗家阿妹阿哥定在交换定情信物;此时此刻,千户苗寨定是妩媚浪漫! 丢下饭碗,背上相机,扛上脚架,奔向观景台。 那是一番什么景象啊—— 抬望眼,漆黑的天幕深邃而宁静;垂眼帘,万家灯火,层层叠叠,随山势起伏,好像天地间有一面镜子,把天上的繁星照到地面,划出一条条点状曲线,将两个主体山寨连在一起。在万家灯火的映照下,两座山头状如两座金字塔,与无际的天穹构筑成一幅宛如梦境的画面,恰似郭沫若笔下的《天上的街市》! 走南闯北,夜景照明没有少见: ——在重庆枇杷山观夜景,感叹融入了一个梦幻般的天国,那是只有在神话故事里才会有的仙境。 ——在香港太平山观夜景,感叹东方之珠点缀了人类文明的瑰丽画卷…… 此时此刻,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难以将古老的苗寨与眼前令人叹为观止的夜景联系在一起。感叹,同样感叹:是谁的妙笔,让苗家古老的山寨绽放现代文明的绚丽之光?是改革开放的政策,还是苗民们的智慧与汗水? 璀璨的夜景中,白水河上的三座风雨桥和沿着广场而修建的建筑群,是摄影家的天堂,是背包族游走的梦境 夜色中的风雨桥,彩光勾勒,恰似月宫金壁辉煌的大殿,一座廊桥,一幅图画。隐隐约约,看到桥上婆娑婀娜的影姿。是嫦娥么?有没有玉兔,有没有吴刚? 河风轻轻摩挲着微酣的脸颊,走进金碧辉煌的苗寨风雨桥。风雨桥连接了天、地、人,通向了真、善、美,融进了歌、舞、情。抚摩着廊柱上雕镂的精美图案,那是苗民们在欢歌,在舞蹈,在狩猎,在耕耘,在用形象述说一个古老民族的过去和现在。没有看到嫦娥,但看到一个又一个年轻漂亮的苗姑,盈盈着笑脸,在给山南海北的游客介绍她们可爱的山寨家园。 踏着卵石小路,沿着河边听着流水沐着夜风,看着樟枝摇曳中迷离的风景。满山的灯光,与一座座廊桥幻成光晕,迷迷糊糊,朦朦胧胧,不知真是灯光从艺术的角度晕成迷幻,还是我因陶醉而迷朦。 一地散碎的光影,送我走进苗家吊脚楼。 半年之内,这是我第二次睡木屋,前次是去年国庆在侗乡三江。 咯吱咯吱的木床,咯吱咯吱的楼板,像慈祥的外婆摇着吚吚呀呀的摇篮,杉木板壁那幽幽的馨香,袅袅娜娜地撩拨着我有些迟钝的嗅觉,宛若一羽鹅毛痒痒地搔着儿时的神经。隔壁的任何动静,都听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一声香甜的呼噜,也仿佛就在枕边…… 下雨啦。 枕着屋外淅淅沥沥的春雨声,做了一个很甜的梦—— 梦见,清晨的苗寨,袅袅炊烟与淡淡山岚交融,啾啾鸟声与孜孜虫鸣唱和,呱呱鸡叫与嗡嗡犬吠协奏,清新得让人沉醉; 梦见,黄昏的苗寨,落霞与彩云西去,牧童与黄牛归来,吊角楼里飞出铃儿般的歌声,古老的山寨被温暖覆盖。 梦见,晴时苗寨,惠风和煦,万物安然; 梦见,雨时苗寨,檐抽银丝,花溅珍珠,山野灵动得脉脉含情…… 在清脆婉转的鸟鸣声中,窗棂现出晓色。一夜春雨,让人更加感受到苗寨远离喧嚣闹市的静谧与清新。 车,载着匆匆行程离开西江。雨,又淅淅沥沥地飘洒起来。雨刷一下一下地在风挡玻璃上刷着,像一页一页翻开记忆的闸门,拷问着,思量着:千百年来,千户苗寨为什么能长期保存和传承着自己的生活方式? 良久,良久,答案清晰起来:那是苗民对大自然的依赖和眷恋,是对这块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的深情和挚爱!

点赞5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5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3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