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爱传承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车间里的怪才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23年03月17号 10点 阅读 10303 评论4 点赞10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车间里的怪才

 

(崔鸿生)

 

 

 

        厂里职工都知道动力车间有“三多”:姑娘多,精神病人多,怪人多。其实准确地说应该是:女职工多,老弱病残多,各类人才多。动力车间有三十八个班组,七百多号人,一百多个工种,是一个标准的小托拉斯。因为是后勤单位,运行部门多,仓库多,各个工种都有,所以才形成了“三多”。我在动力车间蹲了二十八年,换了四个工种,由于搞过宣传,搞过青年工作,大大小小的班组不知去了多少次,七百多号职工几乎都认识,有的还是很熟悉的朋友。如今退休了,时常会和朋友聊起车间里的谁谁谁,当然聊到最多的常是这么几个人,他们的为人,他们的故事时常出现在我梦中和闲聊的话题里,现说出来给大家一阅,也算是对过往岁月的一种回忆。

 

 

 

        第一位写作的益友阿力。第一次认识阿力是1970年,有天我在车间出黑板报,有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站在我身后,关注着我。忽然,他发话了:文章中领袖的名字不要半途换行,可以改一下前面的文字,如果不行,就空一格。后来我知道,他就是车间里的秀才阿力,是驻《解放日报》工宣队小领导,最近才回厂。从此,他时常看我出黑板报,不时给予指点:如文章不要写的太长;文章要有个好名字;一篇文章至少要有一个看点,可以是故事,可以是道理,甚至是一句话。总而言之,要让看的人在看后有所收获。后来我们彼此熟悉了,有次我拿着写好的车间年度总结让他指教。他说:总结要分段写,每段要有个好标题,一篇总结要有个灵魂,一句响亮的口号。如九大的“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或者象前几天《解放日报》写的关于上海抗旱的报道,“从来没见过的大旱,从来没见过的大干”。还有写人的如写杨水才的“小车不倒只管推”,一句话就能写活一个人。他最后还说:今年车间完成的产值比去年减少多少,总结中不用减少两字,可换成比前某年增加多少。后来,我想见见阿力的文笔,缠着他给黑板报写篇文章。不久,车间去铸钢车间修钢炉,各个班组都去支援,阿林写了一篇小报道,《一杯茶水见真情》,写车间女工前去沸腾的钢炉现场送茶水的事。果然短小简洁,题目醒人。后来阿力一直没得到厂里重用,有人说他太聪明了,也有人说他傻,因为被人看出聪明就不聪明了。后来阿力调离了我们单位,但他对我说的话却时常响在耳边:人家化时间看你的文章,你总得给人家一点东西,故事,道理都行,实在没有,你也得送人一句漂亮的口号。

        第二位高傲的阿华。阿华高个子,穿着上青色的中山装,黑色毛涤裤子,一个小包头一星期吹两次风,整天弄得油光光的,我们小青工形容他是苍蝇撑着拐杖七条腿也会滑下来。阿华是大修钳工,干活聪明,试车总是一次成功,别人要反反复复装的变速箱,他能一下子轻巧成功。没事时就穿得山清水绿,抖着脚喝茶抽烟,与车间忙碌的景象很不协调。领导来检查劳动纪律,他也不回避。领导问他怎么不干活,他说干完了,说着拿着记录的小本子给领导看。领导叫他多干点,他说,我超额八小时工时,你们贴一张红喜报。我不要红喜报,你给我一张红纸,我可以到百货店退一角六分钱,你们写上喜报就一分不值了。领导恨他,却又对他没办法,说不过他。阿华爱看书,是文革前学哲学小组组长。记得那时他作弄领导的一段笑话:那是林彪出逃后,天天学中央文件的时期,领导看到他还没去开会,说了句过头的话,意思是不抓紧学文件,将来要叛国的。阿华马上说:林彪是开着三叉戟出逃的,我可没有那个能耐,你看我借了一个星期也没借到一辆三轮车,工件都堆在这里,也没法送到一车间去总装。结果弄得边上的职工哈哈大笑。阿华就是这个脾气,很有才干的人,就是嘴巴不饶人,脾气犟,所以一直没得到重用。文革结束后,他调到上海一个大单位,很快任工会主席,不久又下海在淮海路开了家物贸公司,前几天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他在某小区任老娘舅做协调工作,在接受记者采访呢,他后半生总算是物尽其用了。

        第三位是财迷阿黄。我进厂不久就听说他是车间里最大的财迷,一分钱看的比人民广场还大;一分钱夹在屁股里跑两里路也不会掉下来。其实阿黄有阿黄的人生哲学,他说:我不偷不抢,不是我的我不要,是我的一分不能少。那个年代,领导三天两头到下面检查劳动纪律。职工一般有三种表现:第一种象阿华,我休息照样休息不理你。第二种人是不想惹事,见到领导来了拿张草纸上厕所。我不要你说我好,也不要说我坏。第三种人是见到领导来,马上起劲地干活,讨领导喜欢。阿黄有点属于这种人。那时组里修行车,50吨行车50个系数,5吨行车5个系数,行车吨位有大小,但零件数目差的不多,可奖金却差十倍,所以他每次都要修大吨位的。有次大家决定抓阄,做了手脚让他拿小行车。看到他不高兴,领导说,这台小行车没大毛病,只是拆洗加点油而已。结果结局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阿黄拆开一根磨损的主轴到安全员那里问:这根主轴是否要修?安全员说:当然要修,计划员给他追加了修理系数。接着阿黄拿着主轴去进行堆焊修理,结果那月他得了安全奖,技术革新奖金,拿到比别人还多的奖金。2000年阿黄退休了,三个儿女都有了好工作、好家庭。阿黄依然穿着那件厂里十几年前发的铁锈红的夹克衫,随身带一个小本子,没事就去周边超市、菜场看价格表,随手在本子上记上一点好加以比较。有好几次,我在超市买牛奶,他如数家珍地告知我附近几个超市牛奶价格,还说最便宜的超市牛奶要比这里便宜两元多钱呢!

 

 

 

        去年的疫情阻止了我辈人的外出,如今春暖花开,疫情基本得到了控制,我们这辈退休的老人大多出来活动筋骨了。由于三年的疫情,厂里不让退休职工随便进厂了。因此在路边、在菜场、在红园遇到车间里的老友,大家会亲切地问好,闲聊几句,有时是长长的回顾。话题大多是奋斗了几十年的工厂、车间,说到车间就自然要说到岁月里的某某人,以及当年的各种趣事。昨天无事的我,归纳了一下闲聊的琐碎往事,写下了这篇博文,也算是对我们那段岁月的回顾吧。

 

 

 

(照片由作者提供)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声明:以上内容仅用户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老小孩社区)观点,如有侵权或其他行为用户自己承担相关责任与本站无关。【举报文章】
点赞10 收藏 0 已推荐到 推送到圈子 分享
微信扫二维码分享

等10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评论字体大小调节: | |

精选留言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 冷艳2023-03-18 08:08:06

    不好意思呵,这几天生病沒上老小孩网,刚看到已推荐,为崔老师这篇佳作点赞,写得图文并茂,内容丰富,故事性强,欣赏,学习,谢谢崔老师文采斐然的作品分享!

    举报

  • 冷艳2023-03-18 08:00:21

    点赞崔老师:《车间里的怪才》几十年工作中,曾经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工作,奋斗与快乐!

    举报

  • 元齐2023-03-17 13:42:22

    我进厂不久就听说他是车间里最大的财迷,一分钱看的比人民广场还大;一分钱夹在屁股里跑两里路也不会掉下来。此句话形象、生动和搞笑!

    举报

  • 孙菊梅2023-03-17 13:35:22

    车间里的热火朝天的回忆快乐充实每一天

    举报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