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东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国事为重,忠孝难两全——纪念哥哥八十四岁诞辰(2009-02-27)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22年11月23号 21点 阅读 5103 评论0 点赞17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今天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我印象里是哥哥的生日,是我建博客以来第一次赶上哥哥的生日,想写点东西,以为纪念。

找出《外交部孙浩同志治丧办公室》为哥哥写的《讣告》,发现“孙浩同志生于一九二五年二月二日”,原来是公历的二月二日,我记错了。成了迟到的纪念。

兄嫂在世时,很少过生日的。我查了《万年历》,哥哥的农历生日应是正月初十,正是春节期间。我小时在兄嫂身边长大,没记得给哥哥过生日。大了以后,也多次在北京过春节,也没记得为哥哥过生日。只是1975年春,哥哥寄来一张家中生活照,说是五十周岁时照的;    1985年春,寄来一张在驻毛里塔尼亚大使馆门前和嫂嫂的合影,说是六十周岁了。

因此我对哥哥生日的印象不深,加之人们多用阴历生日,我也就记成阴历了。

哥哥已离开我们15年多了,可他的音容笑貌、他的故事,仍然非常清晰的留在我的脑海中。他的国事为重、严于律己和家人的崇高精神永远铭记心中!尤其面对今天的一些官员,“一人得地,鸡犬升天”的裙带恶习,更感哥哥的高尚!

听父母和哥哥多次讲过哥哥参加革命初期的一个故事。

1939年,哥哥14岁,在外公的私塾小学毕业了,便按家里的安排,闯关东,学做买卖,到哈尔滨一个五金行学徒。在七、八个同龄的表兄弟中,他是最得外公赏识的,为此,三姨家的表兄(大哥哥两岁)很不服气。暗自决心,学习不如你,看做买卖的!(结果他果真做大,解放后的“五反”中,成了打击对象。他很感慨,前些年,我去哈尔滨,他还跟我讲起这些故事)。

哥哥长的壮实,老板拿他当大人使唤,很受气。更看不惯日本鬼子的横行霸道,不到一年,趁躲抓壮丁,跑回了老家。不久,便跟舅舅家的表哥孙超(大哥哥七岁,他们一起改名,我哥哥随了母性,老哥俩更像亲兄弟了。他也是从东北跑回来的)一起参加了革命,家乡叫“当八路”,这是一九四零年九月,哥哥十五岁多。

开始,他在家乡周边活动,是八路和日本鬼子的拉锯地带,往南五里是山,往北十里是有名的北马镇,有鬼子的炮楼。家里的奶奶、妈妈(爸爸在东北)、叔叔、婶婶没有反对意见,还时常资助他。

但不久,哥哥活动的离家远了,奶奶不干了。于是,在一次哥哥回家时,奶奶和妈妈把哥哥“扣住”了,并安排小他两岁的堂弟看住他。

四叔是当时八路的村长,哥哥请他帮忙,一起做奶奶和妈妈的工作。同时,向堂弟做工作,讲日本鬼子在东北和家乡的暴行,向堂弟晓之以民族大义。这样,家里的看管放松了许多。

几天后,一位战友来看他,便一起计谋。哥哥以做人的礼貌,得到了送“客人”到村边的自由。进而堂弟也接受了民族主义教育,放了哥哥一码。

在久等不来之后,奶奶发现上当。于是组织人马,四叔一路,妈妈和三婶一路,四处寻找。结果,妈妈找到离家五六里的一个山村,八路常在那里办公的一间屋子。妈妈推开门,向一位认识的同志找儿子,答:“没看见啊。”问:“他常来这儿的。”答:“是,不过这次没来啊。大娘,不信,您进来看看。他来了我一定告诉您。”就这样,两个女人无果而回。而哥哥就躲在门后。

多年后,妈妈当故事讲给我听。在1954年,哥哥到哈尔滨探亲,也讲过此事,说他就在门后,看战友把妈妈哄走,既为能继续抗日而高兴,又为慈祥的妈妈寻子而心疼。而现在当成故事讲,妈妈故作生气状,“你还有脸说。人家让进去看,就觉得不能糊弄我了。”哥哥认真的告诉我:“咱家,奶奶、妈妈最善良,在村里、家里人缘非常好。我最想她们。”

在国难当头之际,他首先选择了爱国!建国后,他仍以国事为重,先后在青岛、上海、北京工作。远离父母。忠孝难全啊!

但哥哥爱妈妈、爱家的拳拳之心,也在时刻的感动着我们。

1950年春节,爸爸妈妈带我从哈尔滨回龙口老家过的,这是我第一次回家乡。哥哥是1949年6月青岛解放时,随军进入青岛,任《胶东日报》采访通讯科长,刚到25岁。他专程从青岛回去团圆。

那时我小,第一次见哥哥,印象最深的是,他带了相机,给我们照了几张相。可惜,哥哥工作繁忙,调动频繁,照片没保存好,只剩奶奶的一张,也受损。哥哥在调到上海后,请人按照片画了一张奶奶的像,再翻拍的。

1954年,中央撤销华东局,哥哥、嫂嫂从上海被调到外交部。利用调动空隙,他到哈尔滨探亲,看望我们。到照相馆照合影留念,又专门给爸爸、妈妈照了单人照,回北京后给放大寄回来。现在留给后人的奶奶、爸爸、妈妈的大照片,都显示了哥哥的一片孝心。

1955年底,兄嫂又和爸爸一起安排我和妈妈去京,我在兄嫂身边度过了对我人生有着极大影响的、美好的六年青少年时代!这在我的《嫂娘情》等博文中都有记叙。爸爸、妈妈也曾去北京看望我们。

1960年,在他完成了《外交学院》的本科学业之后,便频繁的出国,驻外,直至1986年离休。期间,在刚果(金)和柬埔寨,甚至面临生死考验,他都以自己的坚定信念、大智大勇,“发挥了一个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的中间作用和模范带头作用”,“亲自动手抓重点调研,注意总结经验,工作能力、政策水平高,能大胆拿出自己的见解,供部领导参考,为开展我外事工作作出贡献,圆满完成中央和我部交给的各项工作任务”(《讣告》语),正如《讣告》中最后的评价:“孙浩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为我和平外交路线努力奋斗的一生”!

这样,他就更无暇顾家了。两个女儿和我只能从他的信中得到指导和鼓励。父母也只能从信中得到安慰和问候了。父母和我的生活费,也都委托外交部总务司按时寄送了。

因此,我们对他回国述职的短暂时间,都看得极为宝贵,盼着能在此时见上一面。

因此,我对哥哥嫂嫂的几次难得的探亲团聚,印象极为深刻。

最后,在1983年夏天,哥哥从毛里塔尼亚回国述职。虽在1982年春兄嫂刚回来过,但因当年秋天,妈妈中风瘫痪,我们仍急切的盼兄嫂回来。无奈,他那年回国述职时间紧、事务忙,脱不开身。于是他叫二女儿回来,代表他看望奶奶,以尽孝心。

1984年正月初五,妈妈临咽气,还再次问我:“你哥哥回不来?”当看到肯定的答复后,老人理解又不无遗憾的闭上了双眼。此时兄嫂远在毛里塔尼亚。

1988年春节,我带两个孩子到北京和兄嫂一家一起过年。哥哥已离休,说起现在有时间了,可是看不到妈妈了,不由得悲从中来,失声痛哭,不停地念叨“对不起妈妈”。这是我唯一一次看到哥哥哭,而且哭的这样伤心。那时哥哥63岁,妈妈去世已4年。     1989年暑假,我和老伴来京看望兄嫂,哥哥已经病了,深感心疼。之后,每年暑假,我都来帮助嫂嫂照顾哥哥,寒假由儿子来帮大妈照顾伯伯,直到1993年秋天,哥哥去世。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信纸作者:毛毛1943

声明:以上内容仅用户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老小孩社区)观点,如有侵权或其他行为用户自己承担相关责任与本站无关。【举报文章】
点赞17 收藏 0 已推荐到 分享
微信扫二维码分享
等17人点赞

本文作者

尔东

学无止境,其乐无穷

加好友
评论字体大小调节: | |
博主关闭了此篇讲述留言功能。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