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陇夕阳红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蟋蟀入耳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19年07月09号 11点 阅读 4507 评论3 点赞13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蟋蟀入耳

------乔源文

    1972年,我所在的上海市番禺中学组织学生学农,时间长达一个学期。我们来到原上海县梅陇人民公社一个生产队(现锦江乐园附近),住在农民家中,学生自己办伙食,四个学生做炊事员,其他学生就跟着农民在地里干活。

    我是生物老师,劳动间歇就背着药箱,到各个劳动地点巡视,有受伤出血、感冒发热等情况,由我采取包扎或发放常用药品。

    那天,一个学生慌慌张张地奔来说:老师,不好了!章晓庆的耳朵痛得厉害!”我立即赶到田头,看到一个男同学用手捂住右耳朵,脚接连跳着,不断地叫痛。我叫他坐下,仔细看他的右耳孔,看到一条细的草茎,却不是绿的,而是黑褐色的,像是个虫子的脚。我想了想,叫他坐下别乱动,右耳孔向上,我将双氧水滴入他的耳孔里,叫他忍耐一下,虫子也许会死掉的

   可不一会儿,他叫痛叫得更厉害了。我于是尝试用镊子夹住虫腿,向外拉虫子,但断了腿的虫子仍在耳内,章晓庆几乎惨叫起来。我惊慌地发现,他耳孔里渗出了鲜血。这是因为虫子头朝里,脚在外,估计是虫被拉断腿后,挣扎着向前企图打开一条通道,但它咬的不是泥土,而是同学的内耳。虫不能倒退,我又无法取出它,而这个同学哇哇地叫得更惨了。怎么办?最好是去汾阳路的五官科医院。怎么去?打电话叫救护车?只有大队部才有电话,而队部不一定有人,手摇的电话也不一定打得通。

   突然,我想到了生产队的刘队长,他听我说了情况,赶紧回家骑上他的“老坦克”,不一会儿,他自行车后座上下来了一位背着药箱、黑黑瘦瘦的青年妇女,原来,这是大队的赤脚医生。

    问清病情,女赤脚医生拿出一只小瓶子,叫同学右耳孔向上,滴入几滴液体,过了一会儿,又手拿一支弯长的镊子,从耳朵孔中取出了一只死的蟋蟀,对同学说:“好了。”她说得很轻淡,而那个同学已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我吊在半空的心也放了下来。

    女赤脚医生离开之前,我问:“你滴了什么药水?”她说:“无需用药,是植物油。”我猛然明白了,用双氧水无效,因为蟋蟀不用鼻孔和肺呼吸,而用身体胸腹部的气门呼吸,双氧水不可能淹死它,植物油则粘塞住气门,足以堵塞气门使蟋蟀窒息而死。

   梅陇年轻的女赤脚医生,用她的实践,给我这个生物教师上了一堂印象深刻的课外课。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点赞13 收藏 0 已推荐到 分享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3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3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