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飞虹-张林凤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上海爷叔“买汏烧”

导语: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19年04月13号 07点 阅读 7164 评论6 点赞8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上海爷叔“买汏烧”

张林凤

 

    退休不久的李君有点心烦。以前是单位团队协奏曲的指挥员,如今是家中锅碗瓢盆交响曲的演奏员,奈何太太不时蹦出几个突兀的音符:油用多啦,盐放少啦;这盆菜没味,那碗汤不鲜。李君抱怨:“我在单位能一锤定音,在朋友中也能一呼百应,凭啥在家买汰烧,还受侬指责?”抱怨归抱怨,第二天买汰烧照旧,谁让夫妻就是“一块馒头搭块糕”呢。

    王君感同身受。退休后热衷舞文弄墨的他,常有大作见诸报端。但每到下午三点,即使文思泉涌也得遏止,从作家转身买汰烧爷叔,用美味晚餐迎候妻女回家。

    上海爷叔故事多,精彩包括买汰烧,我也抖落一件趣事。有一次,老公采购果蔬和作料之类,拎了两大马夹袋顺道银行办事。有阿姨见此称赞:“爷叔,侬老好的!肯定是屋里的买汰烧。”老公调侃:“是呀,买汰烧我一手落,辛苦伐?”阿姨扬眉:“侬去看看交,上海爷叔啥人不是这样的?”

    上海爷叔安之若素买汰烧,堪称沪上一景。早些年外埠来人,甚觉不可思议。于是乎:“围裙丈夫,小家败气”“男做女工,越做越穷”地嘲叽叽;索性根据谐音称之“马大嫂”。司空见惯中人们渐悟:其实,上海爷叔的买汰烧,展示的是和睦家风,展露的是绅士风范,展现的是海派文化。先贤不也有“治大国若烹小鲜”的哲理吗?大导演李安当年不也任职“奶爸”“主妇”七年吗?“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爷叔一旦从买汰烧悟出生活真谛,高品质人生立意脱颖而出。

    不可否认,上海爷叔美好的遐想是:太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太太们也是热衷买汰烧的。不争的事实,关键时刻往往上厅堂的是太太,下厨房的是爷叔。文艺人士刘君,平日演艺繁忙,鲜有空闲下厨房。一次,亲朋好友几十人光临,他用待客最高礼仪——亲自买汰烧宴请大家,足有十桌吃客。前天的下午,他就上菜场、进超市,食材一应采购到位,拣洗剖切配置到位,一直忙到下半夜。第二天晚宴上,刘君变魔术似地一道道美味上桌,还有“刘氏”独门绝技的套锅蒸鸡。宾客赞誉他,将舞台创作转化为灶台创意,可见上海爷叔的买汰烧大有潜力啊!

世俗有“三个女人一台戏”之论,殊不知,三个爷叔之论买汰烧才有看点呢。以前,我住虹口周家嘴路的公房,五楼七户人家的上海爷叔,争相展示欣赏买汰烧。

    当年爷叔们都在职,工作非常繁忙。但每天下班后和双休日,总有几位爷叔围着饭单,利用烧饭间隙,到长长的过道上聊几句。聊得最多的是烹调技艺,相互勉励争做先进家庭“煮夫”,欢声笑语伴着饭菜香荡漾在过道上。

    在单位任生产科长的沈爷叔,有本“买菜经”,鲜活的沼虾要二十多元一斤,选那种“撑脚虾”便宜四五元,买回家立即洗净下锅,味道差不到哪里;数度赴德国考察的董爷叔是鼓风机专家,向邻居演示在德国将煮鸡蛋放置蛋托中的吃法,既好吃又有情调,当时市场上蛋托少有买,从德国带回的蛋托经常在邻里之间周转;我家老公是机械设计工程师,他将用“绿豆火”闷熟的拿手菜——红烧肉传授给其他爷叔;难得回家的刘爷叔是国际海员,将船上葱油清蒸鳊鱼的烹调技艺教会大家。还有,许爷叔是党支书、周爷叔是画家、李爷叔是教师,他们在烹饪技艺上略逊于其他爷叔,但在家庭采购、子女教育、艺术欣赏上的指导,令其他爷叔受益匪浅。

    阿拉五楼爷叔们的买汰烧,拉近了左邻右舍的感情,无论哪家有难处,爷叔阿姨们都会热忱相助。三年前老房拆迁了,爷叔们快乐的买汰烧,留存我记忆中时常泛起。

    采访过一位企业家,他让每位高管持有股份,但有约定:谁离婚就收回谁的股份。他说:一个男人如果连家庭都经营不好,又怎能经营好团队呢?我引用其外延:上海爷叔的买汰烧,也是经营好家庭的重要部分。不置可否?那就到上海爷叔家一探究竟吧。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点赞8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8人点赞

6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