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金岁月我的博客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 浓雾迷案”」(上)

导语: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19年04月12号 06点 阅读 10539 评论38 点赞49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独家原创  欢迎赏读

 

                                         「 “浓雾迷案” 」(上)                                                                                                                                                                                    ----侦破纪实

 

                    

 

 

                          

 

       12月26日,注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尤其我们这辈人对这个日子十分敏感,偏偏在三十多年前的1987年,地处上海县东南地区的XX镇XX村摊上了一件大事。

 

                                           一、失踪之谜

       这是一个初冬寒意料峭浓雾弥漫的早晨,天豪蒙亮,刚満十三岁的农家小姑娘谷某,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身,六点多光景,从XX村谷家宅出家门上学去了,每天如此,她已养成了习惯。但是,这一天,下午放学后,她没有按时回家。一向循规蹈矩的孩子没有及时回家,急煞了家里人,父母四处奔波,到学校、到邻居亲朋好友家寻找,向同学打听,……令人震惊的是,谷某这一天根本没有到校,不详预感,无奈之下,姑娘的亲属来到了当地派出所,求助公安机关一起帮助寻找。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处于改革开放的初期,农村的变化不是很大,初冬季节的农村、农田、农宅,让人感到万物萧疏。“三年为期”开展的全国性“严打”,社会治安总体稳定,很少发生这样的案件了。人命关天的事找到派出所,当然不会懈怠,由户籍民警带领,大队治保主任积极配合,在当时特有的自然条件下,寻找工作迅速全面推开,村村宅宅、角角落落,地毯式搜查有序推进。第二天,在一口井里发现了小姑娘谷某,但巳死亡!这井在姑娘家东南方向,距离数百米远。这不是农民汲取饮水的井,而是为灌溉农田,聚积水,观察控制地下龙沟水位而开挖,当地农民也称“窨井”。

        警情就是命令。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年12月27日是星期日。当时还没实行“双休日”工时制,作为一个普通侦察员,我在队里轮到值班,是24小时全天候的。接到派出所报案后,我和值班的技术员、侦察员等十多人分别挤上了草绿色“解放牌”吉普车和警GA2577“昌河”汽车匆匆赶赴现场。那个年代通讯落后,就是靠电话,靠人工传呼通知到在家休息的民警赶赴现场。按照工作序例,“命案”必须在第一时间报告市局,报告刑侦处,(即俗称“803”),报告属地县级地方党委政府,局、队二级指挥员们按照当时工作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未破案的情况下,对外保密,因而老百姓只是私下议论。

        现场保护、现场勘查是首要环节。
        那年头车少路畅,警笛长鸣, 半个多小时就奔至目的地。先期到达现场的我和其他同事,首先对发案中心现场和外围情况进行熟悉了解,作为侦察人员这是多年养成的工作规范。现场就在被害人家东南方向的数百米处,发现死者的地方,被暂定为第一现场。我赶到现场时,被害人的尸体已从井内打捞起来,用白色床单包裹着,移置一侧,等候法医进行尸检。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对死者的惋惜,对凶手的憎恨,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心情总是不能平静。“冬至”以后的天气真有点阴冷,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一个深呼吸,似乎闻到了血腥,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恐惧和悲伤。空旷的田野里,刚刚撒下种子的麦田,“鱼肚状”隆起的笔直龙沟路纵横交叉,上面是路,下面是潺潺流动的水沟。技术员们忙着拍照,取痕,除了现场留有多枚零乱不堪的脚印外,几乎很难找到有价值的现场痕迹。严格地说现场遭受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尸体被打捞过程中,现场留下的其他人的脚印和作案对象的脚印混淆在一起,怎么分辨?死者穿着的原始模样已起变化。这是我在现场从老侦察员口中听到的叹息,因为现场痕迹条件有时会成为破案的关键,显然本案希望不大。

        尸检是在保密状态下悄悄进行的,由市公安局“803”的几个法医在忙碌,这是公安机密,也是保护死者的隐私,对其人格的尊重。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头部有多处被钝器所击,死亡时间:最后一餐后的一、二个小时,这是根据死者胃内存量未消化食物作出的判断。致死原因:溺水。法医进一步解释:是生前落水。

       死亡的原因令人费解,曾有过一番讨论。有人怀疑是跳井自杀,那么死者身上的钝器伤又如何解释,“跳井自杀”很快被排除;是生前落水?但如何落水又很蹊跷:井身垂直,井口窄小,难以误入或坠入,显然被害者一定是在他人的作用下才会进入阴井内。
         本案性质:他杀无疑。

        虽然用警戒带对现场进行封锁隔离,但还是有闻讯赶来的围观群众,他们表现出那种义愤填膺,对犯罪分子的无比憎恨和愤慨。被害者家属撕心裂肺的号哭,同去参与侦查的女民警也跟着一起掉下同情的眼泪。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一个在校的中学生,一个尚未涉世的农家小女,一条鲜活的生命竟戛然而止!犯罪分子对她下毒手,手段残忍,人性泯灭,令人发指。时任县公安局长的赵格辰仔细的听着大家的汇报,冷峻的脸庞一言不发……那天的场景仿佛就在我眼前。

      人民群众热切期盼早日破案,把凶手捉拿归案,绳之以法,伸张正义,维护法律尊严,考验着每一个公安人员的智慧,这考验着素有“警中之鹰”之称这支队伍的破案能力和战斗力。               
              

                       

 


                                           二、迷雾笼罩

        当年破案的手段离不开“三板斧”。一、现场获取痕迹,二、排摸嫌疑对象,三、走访当地群众。三斧头“砍”下去,总有收获。不出所料,现场勘查又有了新进展,细心大胆的技术员提出抽干阴井水,以期在井下发现死者身上的遗落物。有时候细小的东西会引出案件的线索。在当地村干部的配合下,运来了吸水泵,用草包堵住了连接井口的两头水源的流入,随着水位下降,一根木棍流入阴井的低位处,迅速被打捞上来。虽在水里 浸泡了一段時间,但从断痕处鉴定出是一根折断时间不长木棍。很可能与本案有关联。如果能够定为犯罪证据,可“以物找人,从人到案”地排查。犹如“发现新大陆”,侦查员们眼睛一亮,为之一振。    
  
       无独有偶,在现场走访当地群众时,也有收获。侦查员在现场附近农田中也发现了类似擀面杖形状的半截木棍,经并串比对,这与井里捞出那段原是同一根,现一折为二,断处裂缝完全吻合。两断半截木棍发现的位置特殊,且有关联,显然这里是第一现场,井边应该是第二现场一一抛尸地,木棍定为犯罪工具的可能性增大 。

       地毯式的排查嫌疑对象,也有一定进展。从死者周围人排查,在重点人口中对号入座,划定年龄范围,查相互关系,查劣迹表现。疑似犯罪嫌疑人跳出有几个,尤其在死者住处附近有几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流里流气,吊不浪当,听听情况介绍,个个都有作案可能。破案的条件和线索源源不断地汇总到现场指挥部,奇怪的是这些似乎象样的线索跳出来,却还无法构成一个真正的犯罪嫌疑人。一根木棍,孤单的一个证据,没有旁证形成锁链,就是孤证,很难直接认定犯罪工具,也没有人轻易地敢把木棍指认为谁持有,毕竟人命关天。从作案时间上的排摸,也无从下手,无人能证实嫌疑人本人供述的真伪,因为发案的那天是大雾天,浓雾笼罩,几米外看不清你我,谁也无法证明你我那时在哪?在干啥?任凭其自述。

        值得一提的是,在发案后的几天,这段时间里三天二头大雾弥漫,给破案带来了很大困难,许多工作无法进行。一个大胆的设想被推了出来,案件不破,说明工作没有穷尽,触角没着边际,只要有破案的可能,就要尝试。指挥部决定:利用浓雾天气,设定一定的时间段,根据那天发案时间推断,扩伸二头,淸晨六点至八点,集中指挥部的全体指战员在发案地所有路口,设卡守候,逐一盘问盘查,以期寻找犯罪线索或发现犯罪嫌疑人。在那些日子里,参战干警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连续一个星期,天天在发案地的路口值勤盘查。那时的办案条件相当艰苦,饿一顿、饱一顿,能吃到一碗“大排面”是很奢侈了,日以继夜,睡眠严重不足。交通工具主要靠自行车和摩托车,有时靠步行。为大雾天的守候伏击争取时间,很多战友晚上不回家,披了一件大衣,趴在办公桌上,挤在值班室,睡在指挥部。好多同志病了,抱病参战,没有一个人有怨言,没有一个人退却……

         “人海战”,大兵团作战,侦察手段原始落后,茫茫人海极难找到“定海神针”。
         迷雾笼罩,掩护了犯罪分子;
         大雾弥漫,考验着我们每一个公安战士意志。
         一晃,距发案已经有十多天了,破案的黄金时期已过。“前三天破案最关键,三天不破看七天,七天不破有点悬”,且又跨越新的一年,元旦假期内所有干警都是在现场加班加点,一个个身心疲惫。


          (未完待续)

 

                 

 

                               当年的上海县公安局旧址

    
          为保护被害人的隐私,文中用了化名。

          为忠于事实,还原真实,在原创过程中,本人查阅了有关资料,得到了当年一起参与侦破此案的侦察员关注和支持。有的还回忆提供了具体的细节,丰实了本文,增强了可读性。在此谨向徐严政、计国华、徐建余、张庙新、庞伟理、王建英等当年参与侦破此案的公安战友表示感谢。         
 

          

 

 

 

 
【 <wbr><wbr>原创 <wbr><wbr>】《集锦》

 

 

 

 

 

 

 

 

 

 

 

 

 

 

 


 
 
 
 
 
 
               
 
                          
 
 
 
 
                                      
 
      

 

 

 

 

 

 

【 原创 】「“浓雾迷案”」(下)敬请期待。
                                                                   ----侦破纪实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信纸作者:晓风残月

点赞49 收藏 6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49人点赞

本文作者

刘金岁月我的博客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似血 !

加好友

38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