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扬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旅途乐友缘

导语:

修改
字体调整: | |

发表于2019年02月06号 12点 阅读 7543 评论0 点赞26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嘉善火车站到上海南站的绿皮车,也就一个小时。昨天上车落座,隔座小桌板上一只播放器在放着小提琴曲。一位蛮克勒的老先生孤傲的眼神走四方。

 

 

 

 

        正好播放器里一只曲子,是那么的耿耿于怀?却又一时叫不出啥名字?我忍不住问了:老先生,这首啥曲子啊?呵呵后来才知道是位宁波上海宁哦老阿哥。他立马现出了宁波宁哦招牌笑:《两只蝴蝶》呀。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前几年在商场里上班,被隔壁左前方那家服装店的大音箱,天天放,日日听,耳朵都起油腻的庞龙口水歌吗。“哦,原来是那首曾经的网红歌啊!被这小提琴一改变,好听”。老阿哥一看,有知音了,搁低了音量,话匣子瞬间成了奔腾的小河流……

       “这是我在北京交响乐团一个朋友编创的小提琴曲集,他是北交的首席哦,叫张毅”。大姆指翘起摇了个起劲。“确实编得不错,把这有点俗的口水歌,升华成了优雅耐听的好曲子咯”。宁波宁哦噱头势,就在那张脸上。老阿哥有点神神秘秘地说“现在侬要想下载,也不行了,人家讲版权”。呵呵,我索性也跟他表明了自己是个乐迷的身份。老阿哥更起劲了,拿起手机翻啊翻地使劲翻,翻出个视频让我看,原来是国外一美女小提琴手,在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尽情享受着拉琴的愉悦。“侬晓得伐,人家迭把小提琴价值一百多万美金”,“这是你出国旅行拍的”?“勿是,勿是。是我外甥在国外,晓得我欢喜,拍了传给我的”。“格么,侬肯定也会弄弄啥乐器吧”?“业余,业余。年纪轻时拉过七,八年小提琴”。哇!有门。

       我们互报了年龄,老阿哥1948年的,比我1957年的大了九岁。“侬晓得伐,格哦辰光,上海乐器厂出了第一批机制的小提琴,卖人民币五块钱一把”。呵呵小阿弟也暗暗偷着乐:我不就在文革那时,也在大光明电影院隔壁的乐器经营部,买过一把机制的练习小提琴吗。在天热得知了不停的夏天,摆个POS倒也有了张照片,拉出来的声音可是“锯木头”哦。当老阿哥知道我喜欢古典音乐时,更是凑过头来轻声细语到“现在没啥。那个辰光侬年纪还小,听这种音乐,人家要举报侬听黄色音乐哦”。哈哈,我心直口快,也忘了要“谦让”一下老阿哥的长幼尊卑有序,他说的,我咋都有些经历啊:闭紧房门,压低音量,听那嘎滋嘎滋旋传的黑胶唱片。拉起窗帘,三,五好友搞点小小音乐会。当然,老阿哥那时肯定是主角。而我,只是个被人带去怯生生的小屁孩。

       是啊,旅途太短暂。老阿哥心急忙慌地一直在翻手机,要给我多看点他的音乐视屏收藏。列车员已经在一路走过提醒着“前方停靠上海南站”。老阿哥连连说着“来不及翻出来给你看了”。

       也就整一小时没误点的车程,我俩都嫌时间过得快。老阿哥说了他最近在听电台里做的一档介绍所有大师的第六交响曲节目,我问“最喜欢谁的”?“老柴的”故意逗他“侬性格嘎开朗活跃,老柴《六交》切得消伊哦忧郁彷徨和苦闷啊”?“那有啥,人的性格都是两重的,开朗另一面就是忧郁”。“睿智”!轮我翘大姆指了。

      他问我“侬嘎欢喜古典,有乐迷朋友圈伐?人,白相要有圈子。我早上出去钱塘江边〈他长住杭州〉听京戏越剧,下午家里音箱听音乐,还常常买张票晚上去音乐会……有圈子,假如你一听,就知道对方把位〈说小提琴呢〉捏得准不准了。一指点,大家內行都明白”。我狡喆的一丝笑掠过“那侬勿觉得乐友们,总是比专业的更能装大尾巴狼说词,酸不酸啊?所以曾经我嘎道,现在,我不喜欢乐迷圈咯”。哈哈希扬就是嘴闲。

      我们交换着有些信息。他给我看做外公喜滋滋的外孙女小照。同好,我也给他瞧瞧我那小孙女的模样。他二十八岁去杭州工作后,就一直在那里生根开花了,时不时的要说杭州好。这点,我就谦让了,让老人心满意足显摆吧。此次回沪,老阿哥是来处理永嘉路的老房子重新租出去等合同事宜。大概只有这等老人,才会跟我说着“国外有啥好啊,许多人就是回国要打肿脸充胖子。我就喜欢现在的国内生活”。这点,我又从心底里赞同,赞同,真的认可!别看我们都是西洋音乐文化爱好者。

      拉着个小行李箱,走到上海南站出口处,老阿哥克勒地来一句“我们都是因为Music结缘份哦”!再见,因为音乐相识,聊得甚欢的乐迷老朋友……

       

(注:您的设备不支持flash)

点赞26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26人点赞

本文作者

希扬

率性求真,没空掺假

加好友
博主关闭了此篇讲述评论功能。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