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kids491056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难忘的1971年(上)

发表于2019年01月07号 00点 阅读 5838 评论2 点赞4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难忘的1971年(上)

 

缪迅

 

 

        前几天,也就是新年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我抓紧时间去仕鑫传媒公司完成了本学期最后一期校报的编校工作。这一期校报八个版面,一八版还套了红,有点新年红火的喜气。

        回家路上,路过阔别快46年的母校—向东中学旧址。40多年过去了,位于海宁路830号的向东中学老校园如今早已是九年一贯制的塘沽学校校园。20多年前,因海宁路拓宽,向东中学“成建制”地迁到了位于蒙古路48号的原新中中学校园。昔日的“区重点”新中高级中学则搬到了更加高大上的新校园。

        再过30几天,就是猪年春节了。生肖每12年一个轮回。上一个猪年是2007年,再上一个是1995年,接下来的几个猪年是1983年和1971年。而1971年这一年,不仅在党史、国史上,是一个大事特别多的一个年头,于我个人来说,1971年还真是留下了很多回忆的一年。

第一次野营拉练

 

        19711月,刚刚结束中二第一学期的语文、数学、工基、英语、政治等几门课的期末大考,盼了一个学期的寒假却没得放。领袖发出了“野营拉练好”“如不这样训练,就会变成老爷兵”的最新批示。军队立即投入冬季野营拉练自不待言,我们这些1415岁的中学生,也参加了不走出上海边界的野营拉练。

        那年111日至25日,我所在的向东中学和在河南北路塘沽路口的塘沽中学组成“闸二学团”,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野营拉练。每个学生交了6元多伙食费,然后又学会了打“六横三纵”的背包,从学校出发,每天行军20多公里,历经卫家角、马桥、杨行、方泰、罗店等十个公社,晚上入住农民家里或公社礼堂,地上铺上些稻草,身上盖上一条被子,舒适度还是可以的。至于一日三餐嘛,那是炊事班的活儿,没啥好吃的,也没啥油水,就是青菜或大白菜放在大锅里炒,米饭管够。那时候正在长身体的我,很会吃饭,每顿都是用一个大茶缸来盛饭的。现在想起来,饭量蛮可怕的,顿顿都超过半斤。那次拉练,我在团部政宣组和“团首长”、几个“参谋”、医务组(主要是芷江中路街道医院的医生)同吃同住,住下来后还得忙着“下连队”采访、写稿,然后再帮忙出用钢板、蜡纸刻印出来、油推子推出来的“野营战报”。那年头,能在油印的小报上发表些东西,也是蛮兴奋地,觉得自己可不是在团部混的,多少起到了些作用。

        125日回上海市区那天,我们这个团连夜开拔,从晚上8点多一直走到清晨5点多才抵达校园。

       记得那天我们走了一个通宵,“大部队”到了宝山县淞南、长江路上的上钢一厂附近时,已是凌晨3点多了。“一营二连5排”的一位女生休息时大概去“方便”一下吧,竟然掉进了一个大粪缸。据说这个粪缸上面铺满了稻草,黑漆漆的夜里,看不大清楚,这位女生被人拉出粪缸时,浑身是臭气熏天,又是天寒地冻的,就别提多狼狈多惨了!工宣队的一位师傅毫不犹豫地脱下自己的大衣披到这位女生身上,然后带着她赶往上钢一厂。厂里当然也是很帮忙的,马上让女生进浴室彻彻底底地洗干净,换上干净的衣裳。

           那时候的有些同学,同情心和友爱精神是很不够的。好长一段时间里,那位女生少人搭理。常常有这样的场景:她从几位同学身边走过,那几位同学装腔作势地捏住鼻子连声嚷嚷:真臭!真臭!我估计,很长一个时期里,这位倒霉的女生是走不出掉进粪缸这个悲剧的阴影的。

 

参加了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抗大式学习班

 

         我们也不是一点寒假也不放,回家的那天已是小年夜了,学校给我们这些参加野营拉练的学生放了两个星期的寒假。春节一过,即接到“红团政委”薛师傅的命令,开学前一个星期里,我们几个“红团常委”到远在龙华的“聋哑青年技术学校”,参加红卫兵“闸北军区”主办的抗大式学习班。

      那年头,曾经流行过所谓的“抗大式学习班”,也就是不仅要学习,而且晚上不回家,就睡在办学习班的地方。参加那一期抗大式学习班的学员,都是闸北区各所中学的红卫兵干部,大约有两三百人吧,闸北区人武部的军人负责安排我们的学习和餐宿。

        我们白天或学习或拉歌或拉出去军训一下,晚上则打地铺睡在教室里。都是十五六岁、爱热闹的中学生嘛,到了“熄灯”的时候,不会规规矩矩地闭上眼,都还在海阔天空地开着“卧谈会”呢,被“查铺”的发现,免不了挨一顿训。

       那个抗大式学习班的主题是“批陈整风,反骄破满”。当时任闸北区革委会副主任的施伯云给我们作过报告。那天,年纪大概还不到50岁的施老、穿着一身中山装,头戴一顶便帽,不念稿子,给我们讲了足足有3个钟头,让我们很佩服。那时候,我们都在背后称施伯云为“三把手”,在他前面担任闸北区革委会一二把手的是区人武部的部长、政委、都姓刘。有一次,我还在福州路上的上海旧书店里,看到施老也在“淘旧书”。后来听说有过地下党经历的施老调到徐汇区当领导、后又调入上海外国语学院担任党委副书记。

        到了1987年我调入上海外国语学院时,施老尚在校领导岗位上,后来退休后还在为社会办学发挥余热。他是位很有造诣的书画家,如果不是早年投身革命,后来又长期在领导岗位上无暇于书画,或许能和应野平、程十发等大师齐名呢。施伯云是我敬重的老革命、老领导、老前辈,在这里,我向他致敬!愿他在彼岸一切安好!

 

我可能见到了周总理

 

        72届、73届、74届等“小七子”们读中学的那几年,从来没有一个学期是太太平平、完完整整地上课的。常常是一个学期里,除了上课,还要工厂学工一两个礼拜,或去农村学农十来天。1971年上半年,我先后参加了学农和学工。学农是在宝山县葑溪公社,是在哪个大队,我全然不记得了。

          那一年,领袖发出了“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的号召,九届二中全会上,推荐了《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反杜林论》和《国家与革命》《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这六部经典。那时的我,算得上是个学马列积极分子,也不管看得懂看不懂,到闸北区图书馆借来了这几部经典,就“生吞活剥”“囫囵吞枣”地开始通读并且还记上了学习笔记。下乡学农时,我带上了六部经典中最难懂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晚上,躲在蚊帐里,用手电筒照着“精读”《唯批》。看得非常吃力,之后看了五六遍《反杜林论》和《唯批》最多也就是“看懂”了一半吧。《共产党宣言》等其他四部经典,读起来倒是没多大困难。感觉《宣言》读起来是最顺畅的。

        到了6月,我所在的739班全体开到位于浙江北路塘沽路上的纸盒十二厂,参加两个星期的学工劳动。说是学工,其实几乎和工人一样干活,一样是每天8小时。那家厂是生产各类纸盒的,规模不大,就两百多人,但很多活儿既辛苦又“高危”,比如在印刷机边上劳动,机器的滚筒一刻不歇地滚动着,印制出的硬板纸得由工人眼疾手快地拿出来,干这活必须全神贯注,一秒钟都不能走神,否则,那滚筒会把操作工的手卷进滚筒,那只手臂就会无情的被滚筒卷进去,这样的工伤事故让人不寒而栗啊!

        我的师傅是班组长,他的一只手臂就是被滚筒吞噬掉的。那位师傅虽然只有一只完整的手和半条胳膊,但干活极其灵活利索,我们这些学生根本比不了他。我和同学们每天得拿着榔头敲掉一叠叠纸盒多余的边角,这活需要很强大的臂力、耐力和眼力,已经是近视眼的我干着这活,心里真是叫苦连天。经常因为没敲准,反而把好的纸板敲坏而被师傅批评。这两个星期的学工,让我对劳动的辛苦和工厂纪律的严厉有了切身的体会;同时也对那些吃苦耐劳、干劲十足报酬却很有限的工人师傅心生钦佩甚至有几分敬畏。

      那年6月,罗马尼亚的一把手齐奥塞斯库率党政代表团访华,这可是一件大事。记得我在纸盒十二厂车间里干活的时候,听到车间广播喇叭里传出的《云雀》《乔治参军去》等罗马尼亚歌曲与乐曲,顿时被迷得不行。要知道,那些年,我从广播里听到的外国歌曲也就只有阿尔巴尼亚、朝鲜、越南那几个国家的,还有阿拉法特领导的巴勒斯坦“解阵”唱的“菲达伊”等几首歌,其他国家的歌曲可是听不到的。

           好事来了,学校接到任务,要组织部分师生到淮海路上欢迎来上海访问的齐奥塞斯库一行。这个光荣任务的组成团队里有我。

         我记得,那天一大早我和伙伴们就来到淮海路上一栋大楼的平台上,任务是等到由周总理陪同的齐奥塞斯库一行的车队经过我们这个大楼时,一起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大概到了中午12点钟时,周总理和齐奥塞斯库及他夫人乘坐的红旗牌轿车等驶入了淮海路,我们一边喊欢迎的口号,一边都把脑袋伸出去,眼睛睁得大大的,都想第一时间见到周总理!

     车队行驶的速度很快,眼睛不太给力的我终于看到了站立在第一辆红旗牌敞篷车上的周总理,不过只看到了他的背影,而且看得还很模糊。所以我只能说,我可能见到了周总理。

        1971年的下半年发生了好几件大事:7月上旬,基辛格秘访中国,新华社发布公告说,尼克松总统欣然接受周总理发出的访华邀请。那年夏天特别热,10月国庆,头一回不举行庆祝游行,说是“战备需要”,后来才知道发生了惊心动魄的九一三事件。10月,我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年底,印巴战争结束,东巴成为孟加拉国。

      这些可都是大事。我个人嘛,有几件小事也不妨回忆一下。只是,明天一大早就要赶往浦东机场坐伊比利亚航空公司的客机去西班牙马德里了。且打住,等下个月回上海后再慢慢道来吧。

 

点赞4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4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2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