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显森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奶奶的酥糖”」

发表于2019年01月06号 10点 阅读 4474 评论6 点赞17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 原创 】「“奶奶的酥糖”】

 

      最近参加古镇枫泾一日游,买了2包酥糖。朋友周曙明笑问原因,我答:“出游买酥糖是我的保留节目。从小吃惯奶奶的酥糖,并从酥糖中吃出奶奶的味道。”周君马上给我布置了作业——命题作文《奶奶的酥糖》。

 

              

 

      我的奶奶是浙江海宁斜桥韩家石桥农村妇女。瘦高个子,后脑打一发结,头发梳得发丝清晰,一看就知道是个爱清洁的人。缠了2只很小的小脚,走路一颠一颤的。身世十分坎坷。年轻结婚后因丈夫病死,她被夫家卖到我爷爷家。生了三个儿子刚刚10岁左右时,爷爷又因建房劳累过度不幸吐血而亡。奶奶孤儿寡母,拉扯三个儿子长大成人。等我记事时,奶奶已是60多岁的老人了。我的爸爸是大孝子,虽然我家兄弟姐妹8个,生活十分困难,但爸爸为奶奶买的零食总是不断的。再没有钱,情愿自己和孩子不吃,也要买给奶奶吃。

      奶奶从小喜欢我,常常趁其他孩子不在的机会,或是晚上睡在床上时,悄悄地拿一小包酥糖或者一小块“状元糕”(小方块硬香糕,现在再尝觉得也没什么好吃的)给我吃。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即使是状元糕也又香又甜,酥糖更是吃在嘴里甜在心里。酥糖有芝麻、花生、黄豆等多个品种。爸爸因穷买不起更香更好吃的芝麻、花生酥糖,只能给奶奶买些黄豆粉酥糖。黄豆酥糖的外层为黄豆粉,中间才有一小条糖条。吃时不小心常常会把黄豆粉呛到气管引起咳嗽,但我仍觉得香甜无比。一天半夜睡得正酣,忽然奶奶把我从梦中摇醒,黑暗中递给我一小包酥糖,悄悄说:“快吃”。(床上还睡着2个孩子)我刚一张嘴,黄豆粉一下吸到气管中呛了起来,一阵猛咳。奶奶马上给我拍背,还好没吵醒另外2个姐弟……那梦中的酥糖,真甜那!日积月累,在奶奶的熏陶下,我也慢慢养成了喜欢吃点小糕点的生活小习惯。

      我因从小过继给大伯,1955年,到了上学年龄,奶奶护送我从海宁来到上海县颛桥小学读一年级。在到照相馆拍报名照时,奶奶与我一起拍了一张照片,成为我与奶奶唯一的一张照片。可惜现在这张照片已遗失,但这张照片在我脑海中永不磨灭:我坐在奶奶的右边,奶奶的右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剃的是小平头,身穿方格子的上装,手中捧了一只纸板小白兔,眼中透视出一种傻傻的目光。奶奶眼睛和面容中透析着慈善安祥的神态。奶奶一直陪护我近一年,以让我适应远离亲生父母的生活。

       奶奶虽然很穷,但还藏着几个银元。有一年初中放寒假回到奶奶身边时,奶奶从床下边的一个小陶瓮中摸出3个包了一层又一层布的袁大头银元给我作为留念,同时还把我周岁时戴过的一把银制百锁也交给我。奶奶虽然长期不在身边,但却经常关心着我是否过得好,是否受到继母的虐待(其实对我很好)。

      我爸爸1978年病故后,奶奶在一个雨天走路时滑了一跤,摔断了股骨,因为住不起医院在家里床上躺了半年多, 96岁时不幸离世。奶奶人生坎坷,又生活在缺吃少穿的贫困年代,主要有我爸爸这个大孝子长期孝敬的奉养故能长寿。如果不是摔断股骨或缺医少药,奶奶成为百岁老人的概率是很大的。

      我工作以后,每当出差或旅游时看到酥糖,就会睹物思人,总忍不住要买几包。因为一看到酥糖,脑海中就会浮现奶奶点点滴滴的片断,就会回味奶奶的酥糖味道。那味道是挥之不去的,它将陪伴我的整个人生。

       我想,一个家族的传承,乃至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可能就是通过这一块小小的酥糖,或是一样样具体的东西为媒介的吧。

 

 

 

                               

 

 

 

 

                                      

                       

 

 

信纸作者:林林总总

点赞17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7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6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