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金岁月我的博客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黎明前的突破”」(下)

发表于2018年12月05号 06点 阅读 9784 评论28 点赞35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 原创 】「“黎明前的突破”」(下)  
  

                                                                 ——侦破纪实                                                                                                    

        审讯是一门科学,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一门艺术,更是一场战斗,攻心战,心理战。

 

                        
         

         经过前期的连续审讯,发现了一些破绽,虽然搜集了一定量的“子弹”,但选择正面进攻还缺少有力的“炮弹”。
         目前看来,从犯罪嫌疑人口中难以获取到有力证据,但根据判断,从两人基本情况着手,查清真实身份已具备了一定的条件,以期取得突破。我及时向领导作了汇报,利用现有通讯条件,和当地公安机关取得联系,核实查明真实身份。当时的通讯条件是很落后的,公安内线电话很少使用,基本上就是靠长途电话联系,但需要审批手续。而且犯罪信息的资料记载积累,县级公安机关基本没有这方面的资源,省厅地级公安机关有这方面数据,但动态更新不快,联络不畅,获取信息同样希望不大,期望查询到有效线索也很渺茫。
         经过批准,和湖北武汉和河南太康两地警方及时取得了联系,扫兴得很,两地结果都是“查无此人”。可能掌握的条件不够具体或真实,还不能有效查询。满怀着突破的期待,又是一场空,心里不是滋味,真担心把案件搞砸。

         其实这个时候在考验双方的意志,谁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犯罪嫌疑人拒绝交代都有其“心理支点”,只要能找到这个支点,取得突破,指日可待。
         山穷水尽疑无路!不经意间,在近期江浙一带犯罪信息动态栏内,看到了一则犯罪信息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9月1日深夜,两犯罪嫌疑人,一高一低,操普通话,在南京火车站扬招了一辆出租车,车开到镇江火车站,以未找到朋友为由,要车再开回南京,当车行驶至镇江不远的偏僻处,其中一人借小便为由要求停车,趁隙另一人拔刀顶住司机,从包内翻去几百多元钱,再将其捆绑在路旁的树上,並用毛巾堵住其嘴。后二人驾车逃跑,随后把车丢弃在离镇江火车站不远处。
         望各地公安机关防范此类案件发生,分析串併侦破同类案件,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国庆前夕,党的“十三大”即将召开,各地公安机关对此类案件侦破是高度重视的。我记得我们上海县公安局和江浙地区铁路沿线城市有一个联手协作机制,通过定期和不定期发布协查通报的形式,把犯罪动态及时传递到友邻的公安机关,情报资源信息共享,併串流窜案件,联手破案打击。

         当我拿到这份「协查通报」那一刻,我就开始揣磨,和自己承办的那起案件作比对、比较。发案时间都是深夜半夜;地点都是在火车站附近;作案的手法都是“打的”上车找人为由;找不到朋友改换目的地;二个人的个头,一高一低差不多,非本地口音;所不同的是一个是未遂、一个是既遂。如此一辙,难道这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我的搭档提醒我又忽然想起,这二个家伙前不久是从苏州赶到上海的,镇江和苏州不是很远的距离,难道他俩已负案在身,流窜到上海准备再干一场?我和搭档判断不谋而合,“支点”闪现,眼前似一亮的感觉。

         “歪打正着”。对于这样的意外收获不会轻易放掉,当然也不会“拿到篮里就是菜”,必须好好的甄酙一番。
         下步侦察措施倾刻钦定。
          一、迅速与协作机制公安机关取得联系;
          二、开展狱侦,上案上阵,“朋友”贴靠;
          三、加大审讯力度,利用矛盾,各个击破,争取全线突破。
          我们方案得到领导的认可,付诸实施。

           三箭齐发,水到渠成,情况接锺而至。
           和协作机制发案地公安机关联系,双方取得一致意见,併串案件相似度极高,对方即刻派人来我局联手作战,破案心切。
           在关押王某(A角)的监房内,根据其他关押对象反映:王某(A角)在打听打刼出租车在上海要判多少年的徒刑……
           岂不是“做贼心虚”!

           突破在即、紧追不舍!           
           还是主攻那个曹某(B角),审讯连夜开始。
            ……
            问:对自己的问题考虑得怎么样了?
            答:没有问题。
            问:到上海来之前在哪儿?
            答:从苏州来的。
            问:到苏州的前一站,你们在哪儿?
            答:(沉默)(表现出思想斗争激烈的状态。眼神不断地向某一个角落凝视,不敢正面面对)
            问:听到问话了吗?
            答:让我想想……
            问:就这么几天时间,从不远的“地方”赶来还需要想吗?
            答:(低头不语)
            问:你们到上海准备干嘛?怎么被抓?在前几天在别的地方干的坏事及早讲清楚,争取主动,才有从宽处理的机会,不然的话被人抢了跑道,占了优势,你的问题就麻烦了……
            答:(沉默)(开始转向我们主审人员,又欲言又止)
            问:谁是主谋,谁是协从?何去何从,趁早讲清楚,执迷不悟,抗拒交代,法律不容宽恕。
            答:让我想想。
            问:宽大和惩办相结合,这是我们一贯的方针!现在就讲,未迟不晚。

         (是政策的感召,大军压境,还是良心的发现,他终于缴械投降)
            答:…………我讲,我彻底坦白,希望你们给我一个赎罪和立功的机会!其实我不姓曹,真名宋传进,今年二十一岁,河南太康板桥镇人,二个月前,我在老家偷了邻居一辆摩托车被人发现,派出所要找我,我闻讯后从老家逃出一直流浪在外,几天后在乌鲁木齐结识了王某。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我是十分了解 , 从他口中知道在老家闯了祸,当地公安机关在追捕他。
            问:把和那个姓王的人一起干的坏事坦白清楚?
            答:我和王两人干的第一件事是:今年八月上旬,我和王某在乌鲁木齐旅馆内偷了两名湖北皮货商人的5000元现金,后离开了乌鲁木齐。
          第二件事是:偷得钱后我们在西安玩了几天,挥霍殆尽。八月三十一日乘火车到达南京,当晚开始策划干事。半夜,在火车站扬招了一辆出租车,当车开至镇江火车站,我们以朋友未找到为由,要求出租车驾驶员把车开回南京,开没多远,王提出小便要求停车,我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对住驾驶员的脑袋,我们一起从包内搜到了几百元钱。我们用这辆车准备返回镇江,怕驾驶员告发,所以将他捆绑在路边的一棵树上,还用毛巾把他的嘴堵住,是我把出租车开回镇江火车站,把车停在了火车站的附近,然后二人搭上开往北方的火车。
            第三件事是:九月二日天亮抵达徐州,玩了二天,钱化光了。我们又以去安徽肖县访友为由,叫了一辆出租车,抵目的地后,仍以访友未遇的手法,叫车开回徐州。车行至不远,我们叫驾驶员停车,我拿刀威胁,叫其开往安徽砀山。当车开过砀山火车站的一块玉米地时,我俩令驾驶员停车下,把他捆绑在树上,用毛巾堵住嘴,抢去了驾驶员随身的几百元现金,还是由我把车开到了砀山火车站。
             第四件事是:我们在砀山火车站搭乘了南下的火车,先到苏州住了一天,並在那准备了再次作案工具,麻绳和白纱带,于九月六日凌晨抵达上海北火车站,叫了一辆出租车,以找人为由,叫驾驶员车开至衡山路,上海的出租车驾驶员警惕性高,察言观色,识破了我们诡计,把我们送到了派出所。
             麻绳和白纱带被我丢在附近的农田里。
             我已彻底坦白了,没有隐瞒,希望得到法律的从宽处理。

             一个堡垒被攻破,另一个堡垒已胜券在握!
             马不停蹄,我和搭档迅速提审了王某(A)角。几个小时的回合,势如破竹,王某与曹某合伙多起作案的事实供认不讳,于此,乘胜追击,又深挖了王某的余罪。
            “我不姓王,真实名字李愛国,二十二岁,武汉市武昌人,曾因盗窃被少教、劳教过。一九八六年三月初,我和朋友共四人乘火车去广州,抵达衡阳附近时,和车上乘客发生纠纷,继而引起斗殴,我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捅死一人,他们三人被抓,我一直潜逃在外”。
            根据二人的口供,迅速和武汉公安机关核实,江苏警方派出的人员及时赶到,联手破案,证实均是当地在案有影响的重大案件,且完全吻合。
            未遂案件丢弃的麻绳和白纱带也及时找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关于管辖的规定,本案最终移送至主要犯罪地公安机关。

           咬住不放,紧追不舍,抓住蛛丝马迹,一起疑似未遂刑事案件,终于在黎明前全线突破,深挖挤淸余罪,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战果。
         沉着应战, 攻心为上,大满贯, 这一仗打得真漂亮!

          (完)

           本文在原创过程中,原参战人员何荣俤、裘建华等人给予热情关注和支持,並提供有关细节内容充实本文,在此深表感谢!

            本案发生时间距今较长,情节与人员挂一漏万,敬请包涵。
 

           
       

       局领导和本案部分参战人员及江苏警方在上海县公安局食堂场地门前的合影。

                        (本人保存的个人像册中找到,弥足珍贵)
     

 

 

 

 

 

 

 


 

 

 

 

 

                               

 

 

 

 

                                      

                       

 

 

 

 

 

 

 

 

     

信纸作者:晓风残月

点赞35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35人点赞

本文作者

刘金岁月我的博客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似血 !

加好友

28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