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无情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证章奖状(十五) 黄山疗养院徽章

发表于2018年12月03号 13点 阅读 10150 评论16 点赞28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证章奖状(十五)

黄山疗养院徽章

 

 

1991年夏,参加上海总工会疗休养团赴黄山疗养。

那时,上海市总工会还是在外滩办公。清晨5点在总工会楼下集合,6点发车。大巴开到德清县,在丘陵地带行驶时,突然抛锚。幸亏大巴是在穿越一个小山村,于是乎一车人只得在小山村观景——溜达。

那时,农村还相当落后。小山村的猪与鸡狗一同散养,农家新造的房子外墙没有涂料,门窗只有框没有玻璃,大门也就吊着一块门帘。与主人聊聊,她说:“儿子要结婚,借钱造的房子。钱不够所以窗门只能不装,等有钱了再说吧。”将近三十年了,现在应该变好了吧!

“跃上葱茏四百旋”,从黄山前山盘旋到后山要有多少旋?近山远山虽“葱茏”,坐车心情不轻松。盘山公路没有两者相遇勇者胜一说,两车交汇时让人真的提心吊胆。

第二天游览的是太平湖,游船靠岸时,湖边站着两位老农(表象有把岁数)要收钱,此路是我开,想从这里过,快快交钱来。可湖岸不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啊。大家沿着湖岸一涌而上,几十上百号人,你能拦住几个?

第三天登黄山。那里已经建有索道。排队等候时一只小松鼠窜过,嗦溜的一声爬上松树,引起一片称赞。登顶后,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变大,导游说还要步行几里路,于是买件一次性雨披避雨。在滂沱的大雨中向《西海宾馆》行进,记忆中要路过一家电视台的疗养所。

房间是8人间的,山上冷,大家只能躲在被窝内消磨时间,被窝也是湿淋淋的感觉。山上的一切都要从山下靠人力运输上来,艰苦可想而知!下午四点,老天爷开恩大雨方停,西海宾馆外的一块水泥地坪上流水哗哗,众人只得用山水洗涮。

山上的第二天,大雾弥漫。别说日出,行路也难。导游说前山下去,能看到迎客松,但路面滑溜,得要小心,乘拦车下去也可,自己付费。真的验证了什么叫上山容易下山难。咱购买了一根竹竿撑着,终于路过迎客松,哪来欣赏的心情!个个都像败兵散勇,期盼早点回到疗养院。

晚上疗养院放映一场《黄山》的记录片,说是弥补没有观赏黄山的损失。咱牢记了院长讲的一句话:“没到黄山想黄山,到了黄山怨黄山,再到黄山是猪头山。”如果现在再去,条件变好,应该不会再有这样的埋怨声了吧。

第五天上午去屯溪老街,当年的老街与咱2017年再次游览时风情已经不一样。午后返回上海。记忆中留下一地鸡毛,只有那含硫磺的水质让皮肤始终滑溜溜,无论怎样冲洗也没用,至今还深深地印篏在脑海中。

最遗憾的是连一张集体照都没有留下!

咱还能记住同一个疗养小组的好几位,印象最深的是金山的唐阿根,大巴回到上海,他要求在延安西路上停一停,司机不肯。车子在中山西路遇到红灯时,他居然从车窗一跃而下。哈哈。胆子够大。

有两位是德律风公司的,21世纪因工作关系,倒也常常打交道。

本组内有两位女生是市话研究所档案文印室的,一位藏族姑娘听说咱姓刘,她说伊也姓刘或是柳,反正咱没有搞清过。于是一口一声“老爸”。九十年代咱单位办公机构与研究所在一起,见面了还叫一声老爸。好在咱也不吃亏,任她叫吧,直到咱调任,研究所也搬迁,再也没见过。

都是旧事重提,一晃多年。老焉,老焉!

感谢林林总总老师提供的信纸!

2018-12-3

信纸作者:林林总总

点赞28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28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16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