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溪晚霞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鱼  水  情

发表于2018年11月06号 14点 阅读 4127 评论1 点赞7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共产党是鱼,老百姓是水,水中可以没有鱼,但鱼是永远不能离开水。我自己就亲身经历了鱼水情深、永远难忘的往事。事情还得从1947年谈起。当时我在苏中九分区,即南通、如皋、如东、启东、海门一带,那年是这地区三年解放战争中斗争最尖锐残酷的一年。1946年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挑起内战,矛头直指与南京、上海一江之隔的苏中解放区,我军被迫自卫反击,打响了著名的“七战七捷”,消灭了敌人5.3万余人。战后我军主力战略转移北上,敌人就乘机重兵压境,梦想一举摧毁解放区,一时间乌云密布,苏中九分区管辖各县城,大部分集镇及其主要交通线都被敌人占领控制。

    那时,我正在如东中学学习,学校从城镇撤离至农村,承受着战争严峻的考验。近百名师生员工,在校长马友白,政治部主任、党支部书记王舫带领下,紧密依靠地方党组织的领导,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采取“敌变我变,化整为零,依靠群众,就地生根”的方法,实行“敌来我散,敌去我合”,把游击教学、宣传发动群众、组织对敌斗争紧密结合起来。学校既是宣传队工作队,又是锄奸、反特战斗队,坚持斗争在黄海之滨北坎、拚茶、丰利、苴镇等乡村,吃住在农民家中,配合基层干部和武工队,宣传发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我按组织安排活动在如东苴镇地区,常住在建新乡贫农胡大爷家。1947年夏收后的一个清晨,掘港镇(现如东县城所在地)的近百名敌人和还乡团,从据点下乡扫荡抢粮。我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听到几声枪响,长期战争环境,使我习惯性地从床上披衣跳起,快速撤离房东家,别给乡亲父老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情况已万分紧急,我正要跨出房门,一只坚强有力的大手,一把揪住了我,严肃而温暖地说:“小鬼(当年我16岁),敌人已进村了,现在撤已来不及了,你又是外地人,口音与众不同,反而容易暴露目标,还是躺下装病吧。。。。。。”我正在犹豫不定躺下,大爷的话音刚落,一阵杂乱脚步声,二个满脸横肉持枪敌人撞门冲了进来,大声吼叫“床上躺着的是什么人?”胡大爷定笃笃的随口回答“老总,是我的小儿子,真正闹病呢。”二个蒋匪贼溜溜的眼睛盯着我的脸,似乎发现了什么破绽。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大娘在外屋听得一清二楚。她立即把在清晨怕遭敌人抢劫,刚刚暗藏好的鸡窝又搬了出来,在屋内利索的打开,几只鸡鸭伸出翅膀脚爪,咯咯咯地似乎像懂事似地向屋外纷纷地窜出去逃命。“啊,好大,好肥的鸡鸭啊。”二个恶魔也紧跟着鸡、鸭群溜了出去,嘴边还不断地喊着快追、快抓、抓活的。。。。。。大爷大娘心爱的家禽遭殃了,但转移了敌人的目标,沉着机智地掩护了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1948年我离别了党、群众教养哺育我的如东,在南通短期培训后,1949年随军南下到松江后又来到青浦。临别苏中时,我专程去拜谢了恩人大爷大娘。遗憾的是,过江后未曾返恩重访,这成了我一块难以泯灭的心病。事情虽已过去很久,大爷大娘之恩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没有党的教养,没有群众的支持,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过去革命战争年代是这样,今天盛世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仍然是这样。

    为此,我以“鱼水情”一题,来怀念远方的大爷大娘,永远牢记党、人民的恩情。

 

 

                                                                  青浦区离休干部侯更生

 

点赞7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7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1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