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申晚霞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散文:伴我走到花甲的这条长凳

发表于2018年05月11号 10点 阅读 10392 评论4 点赞13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伴我走到花甲的这条长凳

(邵嘉敏)

 

    作为农民,被征地拆迁后住进了多层住宅。装修后虽与其它物件不最匹配,可我还是不忍丢弃老祖宗传下来的,伴我走过一个甲子的这条长凳,每见总有一些记忆碎片在眼前晃过。

    祖父曾告诉我,这条普通的长凳是他的父亲即我没见过的曾祖父传下来的。记得我幼童时,把长凳翻个身,拉根绳子当狗牵。稍大些,挎上长凳当马骑。长凳背面,有毛笔书写的似颜体的“德善堂”三个大字。祖父教我识完“上、下、大、小、人、天、地”等字后,就教我识这几个字,说这是家族的堂号,并讲解其中的㝢意。

    少年时,少有文化娱乐。每逢队里邀请放映队在仓库场上放露天电影,就像过节一样。临近傍晚,我们早早地掮着长凳,在仓库场上占据有利位置。《小兵张嘎》《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洪湖赤卫队》《铁道游击队》等电影百看不厌,津津有味。

    在队里务农,我用长凳垫脚跟着老农学扎稻堆、柴堆。家庭住房紧张,自己动手搭个“披”,长凳当脚手架,当“作凳”,因而留下些许伤痕、齾口。

    生产队里开社员大会,长凳是要掮出去的。每逢重大事件,伟大领袖毛泽东、周恩来总理等逝世,庆祝粉碎“四人帮”,以及后来的农村改革,从小段包工到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蹲点在这里的县委小分队成员,甚至是县长,也是坐过这条长凳的。

    那时少有客车,我们把长凳搬上货车,坐着它出西南到邻近的马桥、北桥参观粮食生产,向东南去南汇泥城、大团学习棉花种植经验。

    我结婚时,依传统在家里摆了几桌酒席。这长凳是摆在主桌上的。

    时过境迁。几十年来,特别是近四十年来的改革开放,祖国乃至每个家庭及个人生活,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条再也普通不过的长凳,虽然无语也无思。但我想,它饱经风霜,伴我走过一甲子,也是时代变迁的亲历者、见证者。我将一直留着它!

点赞13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3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4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 快乐不老翁2018-05-12 20:04:25

    老师的长凳见证了时代变迁,可作为传家宝和历史见证人代代相传。

    回复0举报

  • 笑一笑2018-05-12 13:08:43

    我家也有很多不舍得丢弃的“宝贝”。缝纫机、拖把 、长条凳......

    回复0举报

  • 梅子2018-05-12 08:40:38

    写得好!赞!

    回复0举报

  • 春申晚霞2018-05-11 10:36:52

    生活变了,但对长凳的情难舍。因为这件看似普通的老物件,有家风的传承,有童年美好的回忆。它见证了自己的成长,见证了家庭的兴旺,见证了国家的发展。

    回复0举报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