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惠麟笔名叶子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小小说——春天的故事

发表于2018年04月15号 07点 阅读 3578 评论8 点赞10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小小说——春天的故事

 

叶子

 

     参加《在抗击非典的日子里》颁奖活动中,我结识了一位喜欢写诗的妇科青年男医生,他对我讲了一段春末难忘的故事。——题记

 

    “除却巫山不是云”,那是一个春天的早晨,雾还没有散去,薄薄地朦胧在浦江上,如梦如幻。我刚换上白大褂,我的一位老同学——浦东看守所的刘所长就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一位叫丁月娟的女犯人要见我。丁月娟,丁大姐?

    我告了假匆匆赶到看守所,刘所长拍了拍我的肩头说:“这位女犯人是我的一位老街坊,不知怎么会认识你,向我打听并请求我找你来。你是医生,也帮我做做工作。”在探望室坐下不多会,刘所长带着一位穿着蓝色囚衣的女人走了进来。是她!几年不见了,她苍老了不少。她抬起头看到了我,幽伤的眼睛突然放射出激动的光彩:“小弟,谢谢你来看我!”

    刘所长轻轻拉上门走了。我走上前去拉着丁月娟的手,不停地问:“大姐,你这是怎么啦?”丁月娟没有回答,却仔细地看着我,高兴地说:“我没有看错你,长高了,也长英俊了,真的当上了医生!”

    我拿出手绢让她擦去泪水,坐下后我又问:“大姐,你快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她叹了口气说:“都是他逼着我走上这条路的。”丁月娟说的“他”,是她的男人一个局级干部。我不禁想起那叶芽初露的春天。

   父亲是医学博士,母亲是妇科主任医师,在他们的耳濡目染下,我从小就想当医生,而且要当一个妇科的男医生;然而他们却忽略了我需要得到生理知识的心理,对于“性”更是不吐露分毫,连有关书籍也锁进的玻璃书橱,让我只能看到书名看不到内容,更激发了我想看这些书的欲望。

    一个春天的放学后,我来到了一家书店,在开架式的书柜上看到了一本《女性知识》,当时我的心就跳荡起来,一把抓在手上认真的翻看起来。正看得入神,背后传来一个忿忿的声音:“你这学生看什么,还不放下!”我回头一看,是一位中年的女营业员,她从我手中夺过那本书,还狠狠地盯了我一眼。当时我涨红了脸,逃似地奔出了书店。这以后,我想起那双眼睛,心中久久地难以平静。

    春天是童话般的季节,春天的夜晚更是梦寐以求的时光。我却不时在梦中又遇见那位中年女营业员,再一次被她狠狠的眼神所惊醒,“我看那本书,就想当个妇科男医生!”醒来后,我还会自言自语重复这句话。

    已是高三的春天,父亲到北京开会,母亲又是值夜班。那位老同学——后来的刘所长,他家电脑又出了问题让我去帮忙。那天一直修理到夜晚十一、二点钟,老同学让我睡在他家,我担心家中没有人不放心,还是坚持回家了。在街口的黑暗中听到有女人的哭泣声,原来是一个妇女捂着头坐在路边。我不禁动了侧隐之心,问道:“大姐,怎么回事,是谁欺侮你了?”从她断断续续有呜咽中,我听出了个大概。她男人是个干部,嫌她人老珠黄,把“小蜜”领回了家,在床上被她逮个正着。而她男人却护着那个“小蜜”,反而把她打了一顿赶出了家门。她一个弱女子求天不应,告地无门,连今夜哪里安身都不知道。

    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从小就教育我要关心他人,爱护他人,“与人为善”,因此我对她说:“大姐,如果你相信我是个好人的话,就到我家住一宵再说。”当那女人感动地抬起头时,灯光下我又看到了那双眼睛,不由得楞了一下,转身就想走。她站起来拉住了我说:“这位小弟,那天是 我不好,话说重了,我,我就去你家住一晚吧。”

     到了家中,我拿出熟泡面一人泡了一碗。她告诉我她姓丁,叫月娟,让我称她“丁大姐”,她称我“小弟”。我让她睡父母的房间,她说不便多打扰,就睡我的房间,我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了不多会儿我就惊惊了,原来丁月娟遭丈夫的毒手,身上疼痛难忍。我连忙从父母房中拿出医院特制的伤药给她。她的手臂和背部都是伤,起初她还有所顾忌,后来实在是疼得不行,还是让我帮她抹药,药的确是好药,不多会儿她就不疼了……

    天亮了,丁大姐向我告别,她认真在对我说:“小弟,我希望你认真读书,长大做一个好医生,更希望你成为一个好男人。再见了,小弟!”这以后我再没有去过那老同学的家,连那条街也没有去过。只是考上大学后,我去过那家书店,丁大姐已经不在那里了。

    “大姐,你说,你说,是出了什么事?”我迫切地问。那天后,丁月娟变了一个人,人光彩了,也注意修饰了,着实让她男人迷恋了好一阵子。然而“狗改不了吃屎”,当上副局长的男人又搞上了婚外恋,并且还收受了客户的贿赂。终于,忍无可忍的丁月娟向丈夫摊牌:要么自己去自首,要么她去揭发!丧心病狂的她男人突然把她推倒在床上,双手紧紧地卡着她的脖子。在奄奄一息中,她本能地从床头柜上抓起了台灯砸向她男人,她男人像死猪似地倒在了床下,随后,她拔通了“110”向警方自首。

    我为丁月娟请了一个有名的律师为她辩护,幸好她男人没有死,还揪出了一帮蛀虫,丁月娟系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后来呢?”我问。

   “后来?好人会有好报,坏人一定要受到惩罚!”他回答。

信纸作者:叶惠麟笔名叶子

点赞10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10人点赞

本文作者

叶惠麟笔名叶子

退休的业余作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笔名叶子。

加好友

8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