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金岁月我的博客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 “生死时空”」(上)----史海钩沉

发表于2018年04月07号 06点 阅读 10666 评论17 点赞25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 原创 】「 “生死时空 ”」(上)

 

                                                                    ----史海钩沉


                     宁400:  01呼叫,听到请回答。
                     宁400:  01呼叫,听到请回答。
                     01:  宁400听到,请指令。
                     01:  宁400听到,请指令。

 

                                        
                    


          请记录:
          “ 今晨六时二十五分,你局干警从江苏淮阴押解人犯三辆囚车返回上海途中,其中一辆在张家港市港口镇附近,不幸发生车祸,七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生命垂危,情况紧急,请迅速派人组织营救”。

          一九八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早上七时许,我在上海县公安局(代号:宁400, 现为闵行公安分局,文章下同)总值班室值班。一阵阵紧急的呼叫,上海市公安局(代号:01)总值班室通过公安内部电台传递了重大紧急情况和指令,我和其他值班的同志迅速作出了回应,认真的作好了记录,第一时间报告了时任局长赵格辰。

          回想起当年这起生死时空大营救的壮观场景,虽然时间已过近三十个春秋,但战友们忠于职守,生而忘死,不屈不挠的精神,奋不顾身的擒拿凶犯英雄气概,在突如其来的情况面前,指战员们表现得那么的坚定、沉着……这些荡气回肠的画面,时时在我的脑海里闪现。

          日前,我和我的战友们集结在一起,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忆起了这段难忘的经历,无不感慨万千。那天,我24小时在局总值班室坚守岗位,协助配合局领导组织指挥,协调各方,传递指令,送去关怀和温暖,处置重大突发事件,忠实地记录了真相的全过程。当年可以算得上是上海公安史上轰动一时的大事件,因种种原因未能公布于众,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沉淀,就我本人亲身经历和大家一起还原这段历史。

 

                  

 

          几多风雨几多春秋,风霜雨雪博激流。
          时空穿越,让我们一起去感受战友们当年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忘我工作、视死如归、可歌可泣的战斗风貌。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改革开放的大门敞开,告别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上海郊区农民,在乡镇企业中异军突起,收获了丰厚的经济效益,走上了“富起来”康庄大道。但也给经济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企业管理存在着诸多问题,也成了犯罪份子口中垂诞三尺的肥肉。我县南端的某镇电镀厂盗窃罪犯屡屡光顾,仓库内贵重物品多次被盗,当年9月6日晚,七百多公斤电解铜又一次被盗,这是当时市场上紧俏物资,即使有钱一时也难以买到,按当时价值计算近20000元,在那个年代也是一个不菲的数字。加工产品原料断货,企业无法生产,只得关门歇业,案件的发生在当地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面对犯罪分子的猖狂作案,我局刑侦部门抽调警力,组成专案组,主动出击,专司攻坚此案。经过十多天的侦查,终于发现了赃物的藏匿地,守候伏击抓获了收赃犯,对其大胆逆用,顺滕摸瓜,迅速查清了系江苏淮阴市清浦区等地流窜盗窃团伙所为。

           犯罪分子身份明确,迅速抓捕迫在眉梢。
           县公安局决定,由刑队副队长李德清,副指导员裘建华带队的十多名侦查员驱车前往追捕。
           9月25日,抓捕小分队星夜兼程赶到了犯罪嫌疑人原藉地。可异地执行抓捕任务阻力重重,地方保护主义抬头,家属宗族观念等复杂因素纠合在一起,一些人无视法律、百般阻拦,甚而漫骂围攻、更为猖狂的是公然殴打我公安人员,张龙根等多名侦察员不同程度的受伤,后又把我方人员推入河内,所带警械落入河中。人性本善的另一面就是无知胆大妄为!  面对这样几乎无法掌控的场面,在这种情况下,再多的宣传都是无济于事。我公安人员不得不举枪警告明示,国之干城,法律的威严和神圣不容践踏。“谁敢再动”!一声直冲云霄的警告,正义凛然,忍辱负重的惊人举动,产生了巨大的震慑。迫使罪犯停止作恶缴械投降,我公安人员在与对方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不顾身体伤痛,勇敢、机智、沉着、冷静地一举将杨XX等七名罪犯一一抓获。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也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与其说是一场战斗,倒不如说是一场肢体碰撞、短兵相接的“生死肉博战”,由于临场指挥处理得当,处置果断,控制局面,避免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发生,抓捕有惊无险总体成功。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枪支使用的有关规定?什么场合能用,什么场合不能用,有明确的规定,不到万不得已时才能使用。即使使用不能误伤无辜,不能使用过当,尤其在这种场面,必须慎用,如果一旦全面失控,枪支落入犯罪分子手中,将会是不可避免的一场流血,甚至是付出生命的沉重代价。
         当年在这场合的枪支使用确实也是揑了一把汗的,存在着一定的风险,引而不发,恰到好处。此时,几位参战战友为当年的那场战斗取得成功感到庆幸。我为身临险境临危不俱而又化险为夷这几位战友的壮举点赞;如果没有那次的成功,许多人的人生也许会改写,丝毫没有半点夸张!
        但没有如果。无疑,我们的指战员们个个都是优秀的!

          

 

          战友们没有沉浸在战斗成功的喜悦中,不顾疲劳,连续作战,迅速撤离了抓捕现场,将犯罪嫌疑人转移,为的是避免劫持人质的事件可能发生。事后得到信息,我方人员撤离后,一批被蒙敞不明真相人员随后赶到事发地,只是没赶上时间,否则又是一场恶战。

           考虑到案件的调查取证工作还需进一步完善,而审讯看管犯罪嫌疑人的任务异常艰巨,当地情况复杂因素,身处异地执行任务的帶队领导及时向县局作了汇报,並要求县局派出增援力量。

          局党委充分预见到下步工作的复杂艰巨性,尤其是犯罪嫌疑人同案犯看管押解期间不使其串供,又确保安全,县局决定:加强领导,增派警力,由时任常务副局长兼党委副书记张 俭亲自率领10名武警前往救援。

           9月27日晚,张 俭一行连夜出发,当夜0点到达江苏淮阴。和战友们胜利会师,一起投入战斗,连夜开展工作,审讯深挖,进一步调查取证,扩大战果,迅速完成了押解犯罪嫌疑人力量配制,为返回上海认真做好了各项准备工作。

          9月28日白天,又是一个紧张忙碌的一天。一犯罪嫌疑人在前一天的抓捕时,先前已经被我控制,但仗着人多势大,在亲属的袒护下,伙同一帮人,公然从我们手中夺了回去。决不能让漏鱼之网逃之夭夭,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密切配合下,克服重重困难,冲破阻力,顺滕摸瓜,一鼓足气,天黑之际,终于发现隐藏于村宅隐蔽处的犯罪嫌疑人踪迹,最后一名对象终于落网,干净利落,抓捕任务一网打尽。那个胆大妄为袒护者竟然是犯罪嫌疑人的父亲,真可谓“养不教父之过” “有其父,必有其子”。且自己的行为触犯了法律,阻碍执行公务,当然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说来可笑的是其父亲还是当地的一名人民教师。

   

                                         


         9月28日晚9时许,启程返回上海。 “大象牌” “象山牌” “丰田牌”三辆经过改装的“囚车”按照前后顺序,保持一定的车距,匀速行驶在返回途中,公安人员和犯罪嫌疑人组合搭配乘坐在各辆车中。

          天有不测风云,天下起了小雨。
          9月29日清晨6时25分许,车队行驶至張家港市南904公里标牌离港口镇不远处,刚下着雨,路况视线较差且不熟悉,路面又很滑,车队中第二辆“象山牌”囚车失控,当即翻入路边的稻田中。据当时驾驶人员回忆车速在每小时40公里,不留神发生了翻车。车上的驾驶员,押解犯罪嫌疑人的武警,侦查员等7人不同程度的负了伤,其中重伤3人,生命危险,危在旦夕。犯罪嫌疑人无一人受伤。

          车祸发生的现场是在偏僻的农村,一条公路,四周便是一往无际的农田,天还是蒙蒙亮,地静悄悄的一片,几乎没有行人和来往车辆,一时间“叫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 。

         雨还在下,
         受伤的战友血还在流,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
         大家的心象被针刺那样扎心的痛!

         这次出行,抓捕受阻,现又发生交通事故,怎么不顺啊?!不知谁有人在嘀咕着。
         战友曹警官想起那天的情景真有点害怕。强忍着自己身上的伤痛,看着战友的生命危在旦夕,车厢内防止犯罪嫌疑人趁机逃跑,而我们又无法脱身,怎样和外界取得联系,把我们发生的情况及时向上报告,赶快来营救!车外还下着蒙蒙细雨,困在车厢里的人一下子又出不来,大家焦急的心情,不能坐等。一个个都在想“怎么办”“下一步怎么办”?那个年代,落后的通讯条件,没有手机,没有BB机,手持对讲机只能近距离互相联络,一旦碰到这样的突发事件真是一筹莫展!
          在车厢内,有人悄悄地讲起了历史上陈胜、吴广第一次农民起义的故事,数百名戍卒被征发(押解)途中,为大雨所阻揭杆而起……意为告诫大家百倍提高警惕,不能让这几个“农民”出逃。

         天无绝人之路!
         突然,前方蜿蜒的公路上隐隐的出现了二个晃动的影子……

 

 

        (照片借用网络,特此说明)


      

 

       

 

 

 

 

 

 

                               

 

 

 

 

 

 

 

                                      

 
  

 

 

 

 

 

 


          (未完待续)
             
           【 原创 】「“ 生死时空 ”」(下)敬请期待。

           本博得到了当年曾参战的李德清、裘建华警官等人的支持和鼓励,为求真实,忠于事实,並查阅了相关资料,采访了多名知情警官,充实了具体情节,特此说明。

信纸作者:晓风残月

点赞25 收藏 1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25人点赞

本文作者

刘金岁月我的博客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似血 !

加好友

17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