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拜年

发表于2018年03月09号 11点 阅读 7905 评论4 点赞7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年三十那天,佳代真来拜年了。

    听说阿衮的老婆佳代要来看我们,怎么挡都挡不住。

    没想到阿衮从小傻不唧的,念书倒还行。如今真的成了气候,考到东瀛念了博士。毕业后,做了动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员。还找了个东瀛的老婆,叫什么阪田佳代。

    佳代的见面礼是一张卡片。交到我手里的时候,硬要给我俩磕头,说是要给爷娘拜年。我说,何必行此大礼!鞠躬即可。

    佳代说,我们工作太忙,实在没时间去买东西。再者从东京买的东西,上海也不稀罕,不如给爷娘一张卡,上海什么买不着?

    难得孩子们一片孝心。

    我问阿衮为何不来,佳代说,他天天坐飞机穿梭一样,实在走不开。上回阿衮带去的家乡长把梨,酥瓜,黄心乌菜,都麻灿好吃。那边这些东西虽也羊脏的多,却比不上家乡的好。

    我一听就想笑,麻灿羊脏(鄙乡土语,都是“很”的意思)这样的土话,连我都忘得差不多了,但却是阿衮的口头语。都念到博士了,还是忘不掉。而且还教会了佳代,这叫我很感动。

    我笑着说,阿衮还是满嘴的……话没说完,佳代就接上了:阿衮满嘴郎的当。东瀛的同学同事,只要一有空就学阿衮的话。我说,阿衮话里很多土语……佳代说,土语杨雄(土语:非常)的好,是教科书上没有的。

    佳代像朗诵诗歌一样,抑扬顿挫地说:春天来了,好刮哄(风),小袄子不能脱。工作这么忙,要是伤哄(风)的话,那就拷(坏事)了。

    佳代说得很流利,比阿衮说得好听多了。当着佳代的面我没敢大笑。

    我微笑着说,你回去我也有一些土仪带给你爸你妈。佳代说,叫快递寄去好了。我不拎着,滴流打卦的。

    阿衮工作做得好,佳代来家一点也不拿大,满嘴的家乡土话,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事后我微信阿衮,问他卡里有多少钱?阿衮说十万。我吓了一跳,十万还得了!阿衮说是日元。我查了查当日的外汇牌价,就那也合六千多块钱。我告诫阿衮,你们的事业刚开始,手中的钱不能乱花。阿衮说,过年嘛,这是给爷娘的压岁钱。

    看着手中屏幕上阿衮傻不唧的面孔,我眼泪差点掉下来。我真切地感觉到:真的很老了,他们居然把老子当小孩看待!岂不痛哉!

点赞7 收藏 0 已推荐到 取消首页推荐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7人点赞

本文作者

西楼

我是一个只会读书,其他什么都不会的书呆子

加好友

4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