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勇哥 的个人主页 注册

【原创】上海“吆尼角落”里的怪路名

发表于2016年11月11号 09点 阅读 10086 评论9 点赞2举报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上海“吆尼角落”里的怪路名

    所谓“吆尼角落”,上海话的意思就是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地方。在过去上海黄浦区的原南市区(被称为下只角),有许多不起眼的地方与马路,其知名度远远不如南京路、淮海路。这些地方的有些小路的路名非常“妖尼怪瘩”(怪里怪气),不要讲外地人看了莫名其妙,许多年轻的上海人也大感疑惑,如“猪作弄”、“钩玉弄”、“ 鸡毛弄”、“火腿弄”等。

    上海道路的命名,一般是宽者为路,窄者为街,再窄的就称弄了。纵观老南市的道路,路况极其复杂独特,大多数为小街小弄,且多如牛毛、四通八达,为上海各区之首。而这些有着怪名的小路,大都默默无闻地躺在老城厢“吆尼角落”的地方或其周围。 

    南市是我出生和学习、工作过的地方,虽然不敢妄称对南市的路了如指掌,但讲略知一、二应不为过。

有些小路看上去路名蛮怪的,但是在这个“怪”的里面,是有来历和名堂的,有些还蕴涵着鲜为人知的海派人文故事。老城厢是上海的根,走过此地,不准一脚下去会踩出一个历史古迹或传说。 
 
 
 


  

     站在黄家码头路拍的猪作弄(2012年),因董家渡地块拆迁,现在猪作弄已经荡然无存。
 
     第一条有怪路名之称的是“猪作弄”。猪作弄位于小南门的老城厢外,一头通黄家码头路,一头通马添兴街。“猪作弄”是什么意思呢,与猪猪有点关系,因为以前那里是奈猪猡做特的地方。我师傅十几年前因汉口路拆迁搬到了“猪作弄”,那时我常常去。 

    当然那里早就已经不杀猪了,杀猪是在不远的薛家浜路上的“薛家浜杀猪场”。小时候顽皮捣蛋不听话,有时惹恼了大人,大人会断喝一声:“再吵,把你送到薛家浜!”,虽然那时人小不知道薛家浜为何物,但是从大人说话的神情、腔调来看,感觉那肯定不是个好地方,于是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横炮”片刻,言归正传,奇怪的是,“猪作弄” 这条以前窄小幽暗、不为人知的小路,前二年开始拆迁后忽然名声大噪,《淘最上海》还把它列为上海“最牛的马路”! 

    既为最牛,当有名堂,讲起“猪作弄”的来历,还真有点七弯八弯。清末,老北门福佑路以北的一条小巷里有多家 “杀猪作坊”,为满足城厢内居民每天能吃到新鲜的猪肉,现杀现卖。后来杀猪的作坊越来越多,那条巷也被定名为“ 杀猪弄”。 

    好景不长,某一天有人将杀猪的作坊告上了衙门。因为当时没有冰柜、冰库,屠户每天早晨杀猪时猪哇哇乱叫,地上更是一塌糊涂,到处是猪下水,一车车血淋淋的猪肉拖出小巷时,一路地面上血迹斑斑,更不能容忍的是,一到夏天 ,整条小街恶臭难闻,终于有一天,街上的居民翻毛腔了。 

    想不到清朝的“法院”遇到官司也会调解的,你不给人家杀猪也是不行的,难道大家都吃带毛猪?,后经协调,将全部杀猪的作坊,搬迁到了小南门外的一条小巷,这条小巷就是现在的“猪作弄”,因为当时这块地皮相对偏僻,相当于现在的城乡结合部。后来,原来杀猪的地方用沪方言的谐音改名为了“萨珠弄” 

    关于萨珠弄的来龙去脉,在光绪上海县志卷二的“街巷”里有记载:“萨珠弄,老北门内,原名杀猪弄。宰作徒出更今名。”意思是“小弄原来是杀猪的,所以叫杀猪弄,因杀猪的搬出去了,故而更名为萨珠弄”。 

    似乎“萨珠弄”的路名不太“文明”吧,上海解放后又把“萨珠弄”改为了“民珠弄”,我有个中学的同学就住在民珠弄。九十年代末期,豫园商业区大扩建,“民珠弄”退出了历史舞台。另外随着这几年大规模的旧城改造,“猪作弄”也已经拆光了。
 
    
  



 



  



  
 
    第二条有怪路名之称的是“钩玉弄”。钩玉弄有东钩玉弄、西钩玉弄之分,实际上是在一条马路上,就是中间有一条横马路,以前还有一条北钩玉弄。钩玉弄离“猪作弄”不远,走过去也不过10分钟左右,在董家渡路、南仓街附近。解放前这里是一个棚户区,有的就是竹子编的墙,外面涂点烂糊泥,又矮又破的草棚棚,上海人叫滚地笼,卫生条件极差,不通水、不通电。 

    此地既无钩也无玉,怪了,为什么叫它“钩玉弄”呢?,原来很早以前这里是叫“狗肉弄”的,因为这个地方过去有许多杀狗卖狗肉的作坊,钩玉弄是上海话狗肉弄的谐音。取路名叫狗肉总不太雅吧,所以叫钩玉,这大概也是海派文化的趣事。

    上面四张照片也是我在2012年所摄,虽然近日没有去过那边,但我估计东钩玉弄、西钩玉弄也已经没有了。
 
    第三条有怪路名之称的是“鸡鸭弄”,鸡鸭弄后来改名为“西棋盘街”。它是笔者准备要介绍的5个怪路名中唯一一个不属于原来南市区的,辛好笔者在文首做好了手脚:“或其周围”,否则有人一“炮”打上来我岂不闷脱。与上面一个杀猪的一个杀狗的路名不同,鸡鸭弄不是因杀鸡杀鸭而得名。“鸡鸭弄”的路名究竟何来,我看过许多资料,然无从查考,后来还是给我嗅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它的怪名应该与鸡(妓)脱不了干系,但这不过是我个人的臆测,留待商榷。 

    据上海地方志办公室“人文景观类”载:西棋盘街东起河南中路,西至山东中路,19世纪60年代筑,俗称鸡鸭弄。另外上海地方志办公室“历史名街”中载:西棋盘街,河南中路西侧,19世纪60年代多赌台和妓院”。另据其它资料显示,当时的西棋盘街(鸡鸭弄)到处都是挂牌营业的娼房妓楼。 

 
  


  
 
                         站在东门路拍的外咸瓜街 

 
    第四条有怪路名之称的是“咸瓜街”。这条街现在还在,北起东门路,南至复兴东路,不过现在叫“外咸瓜街”。以前在其隔壁还有一条“里咸瓜街”,十年前被造高楼造掉了。外咸瓜街离我家很近,大概只有二、三分钟的路程。如果望文生义的认为咸瓜街是以前卖瓜的,那就大错特错了,“咸瓜街”上以前卖的是咸鱼。 

    以前的老城厢地区,门面、作坊集中之处就形成了街市,有的还成了“特色商品一条街”。当年的“咸瓜街”上,有许多做咸鲜生意的福建人,这里就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咸鲜市场。如同我们宁波人称“咸菜”为“咸鸡”一般,福建人 称咸黄鱼为“咸瓜”,所以这条街就叫“咸瓜街”了。



 
   
       原来的铁锚弄弄口就在这“工商银行”四个字这里,一直通到中山南路 


     第五条有怪路名之称的是“铁锚弄”。铁锚弄的路名虽然不是很怪,所以写它,是因为这条路是迄今为止我在上海60余年间没有再看到过第二条,只是当年没有拍下照片。铁锚弄东起中山南路,西至外咸瓜街,毗邻东门路。一条很窄的路,宽约5米。 

    “铁锚弄”拆掉好像已经十几年了,从中山南路走进这条弄堂,右边全部是东门路商店的后门,妙就妙在左边。左边的一排房子全部是建在“山”上的(靠外咸瓜街口的几间房子除外),这个土山比我人还高,房子都在我头上,“山顶 ”上的房子还要高。小时候去那边玩,就像登山一样,拾级而上。 

    顾名思义,以前的“铁锚弄”是做铁锚生意的,因为铁锚弄离黄浦江仅一箭之遥,又近十六铺码头,南来北往的各色船只如需要铁锚,铁链、绳索、五金等,就必定要到这里来,所以过去这里生意兴隆。 

  
  


  

    诸如以上有“特色”、有故事,并且有点“妖”的路名,在原来的老城厢周边还有很多,如:洗帚弄(加工洗帚) 、鱼行街(经营鲜鱼)、糖坊弄(做麦芽糖)、引线弄(缝衣针)、面筋弄(制作面筋)、篾竹街(加工竹篮)、汤罐弄(制作汤罐)、芦席街(编织芦席)、火腿弄(腌腊业)、硝皮弄(加工皮革)、筷竹弄(加工筷竹)、花衣街(经营棉花)、鸡毛弄 等等。 

   
  

                  2012年到猪作弄拍的照片,已经拆了不少了。

 
  

                         猪作弄已经拆了差不多了

  
  

               2012年到东钩玉弄拍的照片,已经拆了一部分。

   
  

                        东钩玉弄已经拆了差不多了 


    如今的上海,已经发展为举世瞩目的国际大都市,一切都在快速的发展。近年来老城厢及周边地区经过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许多街弄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之中,许多有趣的路名也已经湮没或正在湮没。
    
 
 

    图为我2012年时站在中华路上拍的一个工地围墙,围墙里面包括了被拆的猪作弄一部分,镜头里有一个三个窗洞的楼房,正是原猪作弄的一个建筑。最后用工地围墙上宣传标语的六个字来结束本文:见证城市发展!
                                                                                                            
                                    勇哥  2016年11月11日
  




点赞2 收藏 2 已推荐到 推荐到首页
扫二维码分享
其他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QQ好友

取消
等2人点赞

本文作者

加好友

9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

登录立即注册

请选择你想添加的收藏夹

新建收藏夹

收藏夹名称

©2017 老小孩网站版权所有 | 沪ICP备08012383号    举报电话:021-64323988